LUNARTOK

[权利的游戏]我的脚尖向前动了动/Dangers of Choices

电视剧观感,不涉及冰与火之歌小说版内容。

为了皇后能够活着而妄想的剧情。三个发展支线。

=====================

Dangers of Choices 1. 玛格丽特的生死

“他们一无所有,但是他们的手从领主的不动产上滑过。”

从哥哥的牢笼回来,玛格丽特进入了浅眠,被连续的噩梦惊扰。有些是混乱的脚步的场面,梦境里有的是自家仆人的装束,有的是日日来迫她忏悔的修女的棉麻粗布;有些是像刚才那句一样的魔音,在脑海里面自带回音的出现,在梦里想着要反驳,可是在梦里却不能连贯地想出对答。玛格丽特都分不清这是不是那些修女的原句了。她很聪明,虽然修女来最经常大声折磨她的来回也就几句,可是她基本把所有修女甩到她脸上的篇章都听背下来了。

也许是他们说的,没准这些人也会用些纺织、制鞋之外的词汇呢。玛格丽特想。


“你要坚强。”她紧紧地回抱着颤抖的兄长,“被抛弃的一方总是会祸不单行,想想他离开你的时候。我不是在你的立场上要你好好活着,我是说,我需要你,我需要你带我离开这里。”

过去,玛格丽特总是站在对方的角度,这是她自小练就的本领,这样的说话技巧最容易得到人心。以前,她说,我们没有时间了,你需要快点决定。玛格丽特靠墙闭目,暗暗祈祷着:希望这次,兄长能真的给力一次。


“如果你拒绝,那么我会认罪,他们会剥光我,让我沿着这个城邦的主干道走一圈,然后我会回到祖母身边,我会来救你的。”玛格丽特感到拽着自己衣服的手收紧了拳头。

“虽然我觉得这个方法很安全,但我怀疑祖母一定会阻止的。”玛格丽特在兄长的抽噎声中,把词汇伴着杂音,小声地说道。

在之后不太长时间的拥抱里,玛格丽特想起了祖父母在自己小时候年轻时的模样,他们的眼睛像家乡的充满庭院的阳光,看着自己的时候总是充满了祥和,而且很早,就称赞她的处事才能像祖母自己,很像。

地牢里传来快速的脚步声,玛格丽特贴着洛伦斯的额头,两双狼狈的眼睛对视着,如果这是最后一面,我的哥哥应该是一直目送我离开的。

她很快把修女粗暴地拉起来,在地牢的拐角,看到了他兄长从蓬头垢面中看着她的眼神。

============

支线A

============

高庭的军队被出卖了。布衣冲进王朝庭院,拦截着震惊的高庭权力重心,黑衣教众中却有人违规杀了他们。他对身边的好朋友说,这是因为他的兄弟,在与高庭军队的小型搏斗中丧生了;他在忏悔之前自尽,口吐白沫。


而高庭的军队在场外坚定地守着。他们供给充足,训练有素。他们传言给教众,我和你们都是一样的人,在成为士兵之前,我们操持着田里的事物,操持着城市的工种,我们不必产生一场生死搏斗。


“你的城邦有着精良的管理。”教众之首对着地牢里的玛格丽特说,“也许存在着另一种维度的方式,超出了我的认知。”“既然您来和我对话权利的掌控,那么我的祖父母大概是遇到危险。我保证,城邦不仅是可以实现高庭一样的贫富和平,还可以是更高的境界。”玛格丽特倚着墙壁站起来,“而且,我既不希望我的城邦的人有任何损失,也不期待你们再有更多的无谓牺牲。”

“教权的壮大是因为你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也许还得算上你们的钓鱼执法。当他们被打倒了,人总是会分化出不同的欲求,是神所未预见的。神宣布了赞许的行为,而聪明地把厌恶的行为以准入地方式传达。”

“你不愿意花一年的功夫去精益求精,足以说明你对这个社会的进步法则存在重大理解疏漏。”

“愿闻其详。”教权老人看着玛格丽特从他身边走过,跨出了牢门。

“……来日方长。”女人像一个充满活力的小女孩一样,回头对教权老人颔首示意。


============

支线B

============


“洛伦斯!洛伦斯!”百花王子被人从烟雾中带出来,正要撤离。

高庭军队点燃了地牢的火苗,空荡荡的石壁没有什么可以烧的,但是狼烟起火产生的烟雾和热浪让人胆战心惊。他在自家军队点燃第一把火苗的时候就闻到了熟悉的特殊香料的味道。那是陪伴他在练剑场上日日夜夜的灯油的味道。归功他日日死寂的状态,看管他这一区的武力僧并不多。也许还有其他的意思?洛伦斯自嘲地想。

他领着士兵在高低潜行的地牢里前进,按着玛格丽特告诉她的方位试图前往拯救。

可是一条长舌石拦住了去路,明显是人匆忙中放下来的。洛伦斯带着5人精锐在地牢的旁支前进,很不幸,这一区是重灾区,看来自家士兵能找到自己,也是他们留存的人力不足以放下所有通道的巨石所侥幸成功的。

向着这个方向的急乱的脚步声让人胆颤,而飘忽过来的血腥味让精锐小组松了口气——毫无疑问,地牢外面的大部队已经和教权武僧干上了。

“洛伦斯殿下,恐怕我们得先撤离了,我们能潜入城邦的人其实很少。”5人小队长向洛伦斯提议。

“不,找到玛格丽特,找到她,带上她一起走!”洛伦斯学着记忆中的劳勃国王一样,带着男人的干劲捶着队长的右肩。“我们,和你们一样,本质很团结。”

队长应允了他,看着其他四人在角落交换了眼神。他没有说出来。

热浪和缺氧烟尘是不分正负的恶魔。

“这个长舌石需要4个人在这四个方位,”洛伦斯依次指向四个不同方位,“每个人把手伸进机关里,方能打开。”洛伦斯识别着墙上的字,冷静地对5人组说。

队长指挥着4个人走向正位,长石打开的瞬间,突变发生了,四个人都被毒箭所杀。洛伦斯冲进去看到了被教众武僧包围的玛格丽特。

“你们藐视神的审判,欺负苍生,难以恕命。”

“神的裁决早已下判。”玛格丽特被人压着跪在地面说,“凡人皆有一死,在这句话之前我们是权贵里代代相传的不死鸟,在这句话之后我们将被允许失去不死鸟的生命。我们将成为贫民。”

洛伦斯戳戳5人——现在只剩1人——中的队长,队长蛮强着说,“而我,愿意以爱的名义,请求任何将作用于玛格丽特身上的上伤害。”

“洛伦斯是知道刚才四个开启阵法的人会遭到什么待遇的;他抛弃了你们的弟兄,你现在要为他说话吗?”

玛格丽特兄妹和祖父母逃离了城邦,他们听到只言碎语,说他们罔顾士兵生命就自己人,罔顾士兵的生命,是灾星,再度上任会导致高庭分裂。留言穿得很快,他们不敢贸然回家。于是在躲避两大势力追杀的同时,他们被迫真的和誓言一样,过起了贫民的生活。


============

支线C

============

小王子死,被魔术师救活,从此正视和龙女正面杠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