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RTOK

[鬼鼬][佐鸣]搅局者 3

本章鬼鼬事后

=============

series note: 兄弟战大幅改动的一个设定。

=======================

possessing me at night

鼬回想起昨天出离现实的几件事,和这句绷脚的带着浓浓口音的词句片段——事实上晓的众人母语都是不通的,不过晓的首领在一开始就把工作语言定在了木叶的官方语言,于是除了木叶的首领和同样来自木叶的叛忍鼬,其他人都是绷脚地用木叶话沟通着。

不过后来鼬很快学会了雾忍的用语——赖着在暗部打下的功底——鼬和鬼鲛出行的时候就会切换着语言沟通。

昨晚上这句被鬼鲛用自己的语言说出来了,鼬琢磨着,很难想象晓的入职培训居然还教这种;那么,就是早都准备好了的吧。


轻快地跳下床,恢复视力的早餐格外让人愉悦。房间里昨晚另一张一动未动的床上,散布着撕成布条的带着血迹的布料和一些尚且完好的衣物。


--人总是难以相互理解的你根本不懂我现在处在彻底的黑暗的感受除非你绑上这个——

蓄势待发的男人笑场了气势被憋了回去但还是乖乖地被人在鼻梁之上和脑后勺之间绑了个结实。

然后,然后主动权还是回到了忍了又忍的一方。耸动的身形把被子顶开了大半,又被遮头盖脸的捂了过来掩住了踏足冬季的春意。


--说不过人就开干还有没有风度了看你也是长了一副伶牙俐齿的样子啊啊、啊——是时候让你见识一下我们家族秘技了谁不会咬啊——

唇齿勾结的时候遇到说个不停的家伙然后还被咬破舌尖的待遇实在是人神共愤。鬼鲛舔了舔唇,被血腥味带起来的征服欲让他表演了胸肌爆衫和也许能够让很多人比如诸多宇智波身体爱好者感兴趣的身体弱点使用教学。


在什么都看不见的时候,自己的触感未免也太灵敏了。人太过灵敏还真不是什么好事。反而会被掣肘、被控制、被带到深不可测的沟里去。


“想什么呢?”鬼鲛咧开了一半嘴半笑不笑地看着吃着干粮都能走神的鼬。

“能下来了就赶紧过来。”鼬啪地把饮用水放下,挑衅地冷漠着脸出了房门。

——很有歧义啊喂哪家的习俗这么记仇——


鬼鲛跟了出去。没想到昨夜居然还下了薄薄的一层雪,雪地里两行脚印的尽头是伸展着的小伙伴。


“我在找一个人,那个人和我有着一样的脸,眼睛比我更大,”鼬侧头对着鬼鲛,“佐助,我要找宇智波佐助。我有东西要给他。我们向木叶出发吧。”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