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RTOK

point [鼬鬼]晓3 itachi sama2

鬼鼬鬼 智压


隔壁没有动静,鬼鲛从床上起来,思考了一会儿,不太放心,决定还是去观察一下对面这个新搭档。

于是鬼鲛从他的单人间来到鼬的单人间闲聊。门这种东西确实是没有的,长长的珠帘和厚实的布料随着身形闪开,鬼鲛看到了正在看着指甲油瓶的宇智波。和似有震荡的插在墙上的一尾手里剑。

鬼鲛做了个转身的动作,背后并没有那个神秘的长兵器。转会来,状似随意地开口,

--你把大蛇丸赶走了?他之前还说要带我们参观他实验室呢。

鬼鲛想好了开头,直抒目的。

--你们很熟?

鼬的表情似乎闪过惊讶。并不是不耐烦。

不过这话说的,鬼鲛心里想。要顺着说吗?首领这对话不适合我啊!还是按我的想法来说吧。

--危险的尤物,大概是这种感觉吧。

--呵呵。

--不过他在晓也干了不少惹首领生气的事。像他那样的家伙,可惜了。

鬼鲛补充。

--人走得太近,就会产生相互影响。

鬼鲛愣了愣,看着对方红唇白齿继续小幅度地开合着。

--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习性也有很大差别,在接触中你会不自觉学到对方的性情,会想去学那种聪明的劲儿,然而对于不明白的地方,又会耽于思考而迷茫。现在首领需要你做好每一件事,但是大蛇丸的话,却是可以搞砸任务的。

--这……最后一句我倒是懂了。你不会是想挑拨我和首领吧?但是你又是首领带进来的……

--不,我并没有这个意思。我虽然和他是在晓打了一次,但是确实是首领默认他走的。他确实有很多独特的做事和功夫,虽然是与我曾有过节,但是确实是可以抛开的事实了。

对方说完,停顿着看着鬼鲛。鬼鲛走近了坐在鼬所在躺椅的旁边的椅子,很爽快地坐下。

--就是那个理由吧,我猜就是他的实力不如你。但是你这么谈起那家伙输了这件事,倒是相当直诚的表述。

--毕竟我是要在晓里做事的,大蛇丸不走,我要考虑的事就会成倍增加。在不该交往的人身上消耗的时间,是和错失与该相处的人相处的时间一样的。失人而又失言,这是身处在现在状态的我所不愿意在体验的经历,鬼鲛。

--是吗。你说的我只能说懂了一半。

鬼鲛踌躇着。这种感觉……他真的知道他在说什么吗?对一个新搭档?

只一瞬间,鬼鲛站了起来。

--首领招你进来,嗯,自然有首领的道理。你很会说,和你搭档我也觉得不错。不如我们今天去大蛇丸那闯一闯吧?你说的和做的是不是一样的,做起来我才相信你。

------------------------------------------------------------------------

打开了孔子语录……打开了赢得同事尊敬的一百条……

反向用了一点孔子师徒对答。

糟了写起来鬼鲛越来越对带土斑忠心耿耿了笑。我只想看两个同事陌生人防备试探和攻略的故事啊啊啊。

大概就是把一只有着白月光的鬼鲛强制塞入另一个sama的故事。

擦写到后来鬼鲛也哲学起来了笑。就当做是互相影响的结果吧。

------------------------------------------------------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