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RTOK

point 战地宣传

”造势。“假发点着作战板上的两个字,趁着作战休息间隙以战术讨论为由把其他的两个人拐到小茅屋。

“接下来我们将用宣传工具全方位精神攻击敌军,让那些软弱的天人一听到我们的旗号就失去战斗意志,这就是新式的战斗方式。”

迅速扫了一眼台下漫不经心的2个人。

”…那就这么定了,你是白夜叉,他是战场修罗,我会领导文笔好的人员,尽快把精神攻击发放出去。散!“

鸦——鸦——鸦——


“……

他晚上是在战场上徘徊的食尸鬼,月光下隐射着不详红光的双眼格外令人心寒,最喜在白天战斗过的地方,来到一息尚存的天人士兵身边,一寸寸地掰断天人的骨头,趁着天人用最后的力气惨叫之际,用甜腻的气息引出天人的灵魂,再一口吞下!他最喜欢这些新鲜地,刚和肉体分离的,血淋林的天人灵魂。有胆大的人曾经看到,他一晚上把整个战场都走遍,几百个灵魂都不能填满他的口腹!至于那些喊都喊不出的人,他们将在这样的极刑中被狠狠折磨致死。他,就是那令人闻风丧胆的白夜叉!

……”

“哇,好可怕!”“千万别让我遇到他!”“……嘘,你看对面那个人眼睛是不是红的?”“哇,走吧走吧”

红瞳男人嘴角抽了又抽,抬眼向斜对角桌望去。

斜对角桌带着蓑衣帽的客人压了压帽檐,放下了手上的酒杯,又不甘心地把酒杯转了来玩。

红瞳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评弹里的主角,绰号白夜叉的男人,坂田银时。银时拿起酒壶,向斜对角桌走去,坐在了蓑衣帽男人的对面。

压低了声音。“咳咳,我说假发,这什么宣传文本啊!说好的英俊威武神勇无敌的银桑呢!”

“不是假发是桂!虽然我写了很多版本但是这个幼稚的叙事显然不是我的!不过这个故事有一点还是对的那就是我们现在的储备里面已经没有糖了麻烦你自己从天人那里去吸取吧!””哼“

“哈?荞麦面大神会抛弃你的小太郎!某个词已经暴露你了假发!你对银桑的眼睛颜色有什么不满?那是时髦值吧我说!“

”不对荞麦面大神不要听这个卷毛胡说!等等,高杉你刚才出声了吧,是你写的是吧是吧!“

”卧槽小不点太阴险了居然想把银桑的形象拉低到和你一样高吗!“银时从桂的卡座抬腿跨出来,移到了左边卡座,桂也移动到了这个卡座。

”假发,是你说的我们几个不要在一起坐着,让有心者制造攘夷团队不和的景象的吧!为什么你也过来了啊!“

一个穿着披风的男人摸着后脑勺也挤了过来,”啊哈哈哈金时是要开始八卦了吗等等我!“

银时凑近了高杉,”为什么晚上我在战场徘徊,还要一口一个天人的灵魂?我晚上在哪里你很清楚的吧!那种咸腥腐烂的东西小不点自己享受就好了!为什么从别人嘴里说出来的自己要让本体都感到害怕啊!“

桂把银时按回座位,一拍桌子”高杉你的设定和我的设定不相符啊!我的故事小本子已经派出去了啊!“

”何处秋风至,萧萧送雁群。朝来入庭树,孤客最先闻。“

“谁来翻译一下文艺青年高杉君的话啊!”

“啊哈哈哈,他在说……”正要开口的坂本氏被高杉侧位肘击一次。

高杉飞快地接着坂本的话,”难道还想成为国民男神吗糖分白痴,比起天人的动作还是你的汗臭更令人狂躁。“

”那个坂田氏,高杉氏的意思是说,流汗的银时留给他一个人就好了。“

”不需要翻译!“X2,啪唧一声,坂本被推出了卡座。

”没什么不好的,能被这种故事吓跑的士兵我们不需要。“高杉趁机从卡座出来,在外面的人踏进店铺之前走到了屋外。

”但是高杉,他们都是我们的同伴。“嘟囔着喝完酒杯里的酒,桂追着高杉离店而去。


深夜,星光满天,银时和烂醉的辰马在街道东歪西走,看到了崭新粘贴的告示。走进一瞧,只见配着白发青年(面目不清)在丛林间扮演人猿泰山的图片下,是攘夷斗士·聪慧过人·战无不胜·人形凶器·白夜叉。

屋内的少妇声透过窗子,散落在街道,

“……

“啊——!”近处传来一声惨叫,3个咸丰星人盯着声源处的超大板根树干,面面相觑。

“贤二、贤三,跟紧我!”其中一个咸丰星人小声发号施令,用手势让大家在藤曼交错的雨林尽量小心检查下脚处,避免再次跌入这个战区天人受伤的来源、攘夷志士用树叶掩埋起来的凹坑。却突然感受到耳边风动,一个黑影掠过眼前,老大忙提竿去挡,和贤二牵着的手一松,就感觉身边的人不见了!回头看见贤三同样惊慌的眼神,两个天人这时才明白,不仅要防着地下,更要防着那些像猩猩像猴子一样狡诈的地球人!大的咸丰星人示意贤三和他背靠背作战,却突然感受到贤三的脑壳猛地撞向自己。原来不是贤三的小动作,却是英勇的攘夷志士白夜叉依靠藤蔓从上而下直接1踹2,打了3个天人一个出其不意!

好了明天再给宝宝讲白夜叉大战僵尸好不好?嗯宝宝乖,快睡吧。”

“不赖的出场呢,金时。”“啊,快走吧,不然又要被唠叨了。”

夜间的冷风吹得叶子沙沙作响,两人的背影渐渐融进了街道的雾霾。





没有什么日文诗词常识,所以百度了“你们都不懂我!”这样含义的古诗,这里选的是秋风引(刘禹锡)

想写微妙的不和谐和互相包容。主要还是包容吧,毕竟时间线还是十分亲密的攘夷时期,所以大体是夸大宣传对大众和对当事人的危害(误)和民众对攘夷的态度(很少)。只是一些对银魂开篇银时心态及其来源的探讨。写得不明不白并且没有写出想写的梗real烦……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