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RTOK

[魔改/无差/貔貅灵婆]神游海底.有时相见

[魔改/无差/貔貅灵婆/赤松子祝融/黑化椿/黑化湫/叛逆天神丿凤凰]神游海底

*魔改

**不走神话设定

***灵婆是男的(大概?看着像)

==========

如果没有貔貅,再算计的生意人灵婆先生也不能实现他的买卖啊!所以貔貅明显和灵婆是一家的嘛!而且保管着抵达灵婆住所的唯一钥匙,嗯...

以上。基于该设定的故事。

==========

1. 有时相见


灵婆在给湫熬汤药。

变出来的陶瓷锅总是盖子边缘不齐整,沸水泡泡从边缘咕噜噜地冒了出来,黑褐色的汤药撒了一地。

“哎呀我真是不擅长做着玩意儿呢,我都8辈子没看过锅碗瓢盆该长啥样了。唉唉唉。”

咚——木门上传来轻轻的一声木桨和木门叩击的声音。

灵婆干脆把盖子打开,撂在一边,赶紧往外迎接三水。

“哎哟哟,宝贝儿这次又给我带来啥了——”

摊开包裹一看,却不是什么镶金戴银的珠宝——往常貔貅总给灵婆带些这种玩意儿,还有粗金条链子,“像个暴发户员外”,当时貔貅眉笑眼开地带上之后又自嘲起来——不是珠宝却是一封字迹歪歪斜斜的信件。

——相见终有时。

灵婆的脸装花了。



比之世人多灾多难、神灵岁月悠长终有竟时,灵婆的时辰非自己掌控:必须找到下一个在这里的继任者,心甘情愿那种最好,不然灵婆死后的灵魂也在如升楼,被继任者拖出来碾压就不好玩了。

如升楼是世人、神灵和如升楼管理者所有人的安息之地。最终最终,众生死后平等。


灵婆走不出如升楼。

灵婆摸过这里面的每一块转每一条木,看着日出的影子斜长而日中的影子短小,变出一屋子的人再搞个大老爷排场。

灵婆还可以把从未被唤醒的小鱼中抽出灵魂,体会一番人世感情。

灵婆可以按日按时按刻来分类死后的灵魂,却不能按年。毕竟如升楼就这么大,按时辰划分,不过壹万种变化。按年划分的话,就无穷无尽了。“容易出现千禧年的转换问题。”——初代如升楼阁主在工作日记里如是备注道。


灵婆在找。对面貔貅的小鱼在哪里。灵婆猜测貔貅有非常威武的经历,重得记忆一定能让貔貅更快乐。

他们曾是快活的一对,灵婆知道。即使貔貅现在冷口冷面,目录凶光,寡言难懂,孤苦伶仃在海那面面海而望,灵婆就是知道。貔貅和凡间相连,吞祸害,吞金银,独自消化愁苦仇恨,以致毛发尽脱,全身石化,可是依然只会把好的东西让三手摆渡过来,逗灵婆开心。

可是到底是怎样的一对,灵婆答不上来。也许石化不是凡间烟熏的祸,而是和剥夺记忆一同降下的惩罚。


灵婆相信记忆是很宝贵的东西。灵婆看着对岸寡言的貔貅心想。偏偏那些有着精彩故事的人总把灵魂分散储藏、藏得很深,要完整地把灵魂牵引出来相当不容易。


搜索中他看到了战斗的英勇武士精彩的一生,想把这个记忆给安到貔貅身上。

“如果这样的记忆,能让你重拾骄傲自豪和快乐,那又有何不可呢,我接受你,全部的你,所有的你。”貔貅在随船的信件上急切地写道,“等你收到信件,就把随船的炼丹吞下去吧!那会带给你快乐的!”

可是貔貅往三手船里一望,什么也没有,除了信件。

“三手,还有其他物件吗?”

三手闭上眼睛摇了摇头。

于是貔貅又在岸边待了很多年,继续在凡尘充当招财兽,在佛香里吞云吐雾。


虽然灵婆自己对于久远时候的记忆也已经很模糊了,也有很多未解的谜团。例如为啥他被赐予了这幅模样,明明他模糊地记得自己不是这番老态的。可是灵婆觉得关系不大。日子就在找小鱼、糊麻将牌中有声有色地平淡而过。

其实现在在不怎么找了。灵婆不干了。他看到随着灵魂的抽取,如升楼周围的云雾越来越妖娆,像不知道哪条小鱼记忆里的烟雨蒙蒙,哭音戚戚。

他逐渐看不到辽阔的海那边庄严蹲着的同伴。

于是灵婆想,既然岁月悠长,重新谈一段恋爱也是绰绰有余的。


“虽然今天也很无聊,可是要好好活下去,”灵婆睁开睡醒的双眼,转着手指计较着,“多一天是一天,万一哪天乾坤易位我和我的貔貅宝宝还没亲上就分开了呢,那多不划算。”


貔貅在海边蹲了很久。毒辣的阳光通过镜面反射到他眼里,他却练成了炽焰金睛。

起风天,他能顶着狂风直视海那边的如升楼,看着已经分离很久的小伙伴的一举一动。他坐下,他起立,他变化出一个王宫的侍从,大摆排场。

他尝试变化出自己,却总是失败——他已经记不清自己的样貌细节,却总是在书信里热切地称呼他,呼唤他。后来他开始变换出他本人的复制品。貔貅看着一模一样的人物坐在桌前吆呼糊牌,想笑,又想流泪,不过哪一样他都做不到。


有一天,貔貅看到女孩竟然带着人间的饰物,一瞬间想到了一百种发展。

貔貅决定把可以抵达海对岸的核桃交给女孩。


“谢谢你陪了我八百年,余下的岁月就由我一人承担吧。”


“灵婆,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