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RTOK

[西部世界]Another Man in Black

#设定延伸一万公里

#The Man in Black(艾德·哈里斯 饰) 下文称为黑衣玩家

这位↓




工作人员一致认为The Man in Black,黑衣玩家,是名为西部世界的机器人游乐园近期频繁崩溃,出现问题的决定因素。 


透明办公室内,人们抱臂相对。

(自从公司的灵魂人物,Dr. Robert Ford,亲身深入成人乐园Delos解决问题,办公室的实际带头人已经换了好几拨。

今天,是一个原先负责小项目负责人。也许是另一个想要承担局面的年轻人,也许只是——

--噢老天,所以现在这个忠诚的玩家,氪金的上帝要被推出来作为替罪羔羊吗?摆脱,我们是游戏公司,他们是游戏玩家,他们所做的都是我们,不,你们这些技术人员所允许的,不是吗?

--嗯,嗯,你说的很对……

有人在桌子的对面大声应和着,

--但是其实我们只是在实现策划的想法……


小小声的背景音。

--办公室里这些沉闷的人还不如Dr. Ford有趣……

--谁在乎呢……


……


--简而言之,综上所述,

--由于黑衣玩家是个老玩家,而先前,公司的服务也是一直致力于为这些玩家提供便利。这方面我们的同事很有作为,例如,让实体处在机器人游乐园的玩家可以远程操控实体金额付款,以延续他们在公园里游玩的时间。等等等等。另一方面,有些玩家确实超出了我们的预期,例如通过各种bug延续游玩的逗留时间。 

--为了公司的声誉,我们最好“请”黑衣玩家退出这个游戏,

--比如给他设置一个不愉快的体验。 


如果黑衣玩家认为这个游戏的彩蛋是给资深玩家的贺礼,那么不妨把这个彩蛋变成一个很无聊的噱头。就像过往那些藏匿在角落里的俄罗斯方块。

如果彩蛋是一个可以进行俄罗斯方块的机会。

黑衣男会彻底失望吗?

万一是个重度潜在俄罗斯方块狂热粉呢?

 

talk high, play low. 办公室集体表决,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黑衣玩家对着面前发生的一切,感到目瞪口呆。 

一个带着残忍的,冷酷邪笑的人出现在他的面前,拦住了他进行探索的道路。 


--What's wrong with you ,bro 


--You ain't gonna do this. 


--Stop talking like me. A new joke, a new game played on me? 


--I know exactly what you are planning on, yes you are right, I cannot be shot down by you

--I aint fucking on the log list


--well, let me Make it Short


PENG! 


--Game's always changing. You play inside, and watchers pLay on you outside... 

--guys have carefully studied how you think and how you would react... 


--ha, You really raise my anger... 


--This is not just AI game... 

--It is AR, aug-mented re-ali-ty

--I'm sure you will find great fun in shooting "me", And vise versa

--you'd better remember, each time i am going to reformation, I could see beauty of brutality evolution in the REBORN... 




折磨一个高级AI对于黑衣玩家不是一件难事,例如他曾经把一个AI脖子套上绳子拖在奔跑的马后面前进了十五公里。

然而怎么应对一个和自己同样智商会做出同样反应的人,似乎不是那么简单。


[我知道这样会有多痛……]

[我知道我不会对这样的痛击反应良好……]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黑衣玩家端起枪,准确地向中心对称的AI进行了射击。


--ha, told the boss, what about a mirror one, that sure being awkward and that amuse me


--我告诉过你了。你的枪是不会对我产生任何影响,因为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I AM OUT OF THE AI LIST.

--只要我能击败你,我就能够以正常人的身份走出这个游戏,替代你进入生活。

--I AM THE DEVIL BEST KIND OF AI. AUTO BEHAVE AND SIMUTANEOUSLY REACT.

--还有你知道的,你在游戏里这么久,久到足以变成其他人的真实里的“消失的混蛋”。并不会有人察觉到过去的你和现在的我的区别。 

你会变成一个更好的你。 


--我认为既然你和我有一样的想法,那么我们应该一起去走完这个地图,嘲笑这个游戏的问题,找到所有这个游戏为我们这些老玩家提供的彩蛋。我们是老玩家,不是吗?


--不好意思,我是老混蛋,我想要走出这里,拥有更广阔的生活,哥哥。 


--愚蠢的弟弟。 




[这一定是针对自己累积以来的行为的一次专门性升级。]

[这个世纪最大盘的公司的没落。]


--告诉我吧,我比较想知道,现在对于其他同样不守规矩的玩家,是什么形象的混蛋在阻止他们

--脸是我的还是他们自己的。


--来进行你的第一次自我杀戮,然后答案就在隔壁的镇上。



……




肉搏之后,黑衣玩家一如既往地吸着事后烟。


[what about a female version, warm enough after all the coming fightings.] 


然后他出发驶往其他的著名景点。

他看到了其他被折磨的和他有着相同人格行为表现力的智能机械。通通,都是他的脸。


[一群混蛋。]


他看到还不够完美的“自己”被肆意地、粗犷地制造伤口,束缚捆绑,死相百出。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类似于强制游戏公司新增规定,干完所有这样的日常,拿到一分一分或正或负的心理健康值,才会真正的开启彩蛋的大门。一种潜意识的强迫,逼迫你排除所有的路线,只能身处如此日常。 


他甚至差一点被一个有记忆的老混蛋进行了同样的束缚捆绑。 




最后的最后,一把熟悉的声音响起

I, your father



[是真身上阵和手柄前的区别。] 


[我也是这么想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