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RTOK

[魔改/无差/赤松子祝融/叛逆天神丿/椿/凤/湫]神游海底.凡神皆须侍奉

[魔改/无差/貔貅灵婆/赤松子祝融/黑化椿黑化湫/叛逆天神丿凤凰]神游海底

*魔改

**不走神话设定

***赤松子祝融无差

****跑嘴炮系剧情

==============

嗯,这两人拖小手了,在十万紧急的关头。

作为神灵届的中坚力量,尽心尽力,给赞。

以上。基于该设定的故事。

==============

2. 凡神皆须侍奉#


天边的洪水以堵墙之势袭来,老幼神灵眼看就要被漩涡卷去。

“松子哥——哇哇哇哇”对岸的幼童放声啼哭。

祝融催动法力紧急把路边的柿子树拦腰烧焦而断,赤松子跟上,强行推动水流让断掉的树桩逆流来到对岸老幼身前。

“抱住树干——”

“我们马上来救你们——”

祝融鼓起长气对对岸喊道。而赤松子乘上神鸟,开始飞往对岸一个个把人运到高地。


人荒马乱,在天灾面前,神灵也挡不住天地运行自有规律。

“凤,凤,快来这边帮忙!”

凤回头,只见木系神灵对着更高远处的山峰一字排开,正催动着手中的木条,一寸寸接近高峰。

凤把袖子往脸上一招呼,神色凝重加入了队伍。


唉。偏偏是凤的女儿。

祝融偏过了头。


小时候,他和赤松子也曾和椿一起玩耍。

那个一头短发,乌黑柔顺,却在性格着带着一分冷淡和矜持的小姑娘。

“去爬树呀?”

“不去。”

“带你修炼啊?”

“不要。”

“那……那你想干什么嘛?”赤松子甩了甩编好的辫子,只感到肩上被祝融压得一沉。祝融的声线贴着头骨扰乱了炎热的窒息和一来一往的对话节奏。

“哎呀小姑娘要玩些小姑娘家的东西啦,小镜子啦什么的,你不懂的啦走吧走吧。”

祝融拉着赤松子就要走。

赤松子也无奈了,这么不讨巧的小性子是怎么在这热闹的大院里养成的呢。

“来打架啊?”

椿瞪着他们

“哈哈哈哈——”

“松,走了走了——”

祝融推着赤松子往外走,却突然回头,

“看,高烛照红妆##!”一把火把椿包围了起来。

“——啊啊啊啊呀”

突然一个小男孩的声线响了出来,一把疾风吹向了椿。

只见原来起火的地方尽是根部几乎燃烧成黑木的植物枝干,而中间的小姑娘却被炭黑迷了眼。

“我不是故意的啊!“小男孩从屋顶滑了下来,一心着急着椿的处境。

赤松子赶紧带着祝融跑路了。


真想不到啊,小姑娘长大了还是一副小孩子心性。

祝融摇了摇头。

他想起的,还是椿歪着头,厚重短发与脸颊形成一个角度的模样。清冷的眼光仿佛暗示着下一秒少女将冷冷地扫来一眼。似乎可以自动给这个画面配一个哼字了。


”祝融,万物皆有因,我们先去把那人世大鱼找出来!“

于是祝融和赤松子同乘一骑,在波涛汹涌间寻找。


他们远远地看到了被百草神树拦下的鲲,丿长老在洪水中屹立着,用根系固定着鲲,防止鲲在洪水猛冲直撞中受到更大伤害。

赤松子对着丿长老喊:”丿长老,这不是神界的事物,是他引致了如今的祸端,我们正要处死他——“

丿长老的根系没有松动,反而生长出更多的筋脉把鲲护了个严实。

这可怎么办。丿长老虽然肉身刚刚逝去,可是依照神界的运行规律,那些生前灵力高强的人死的过程却是异常漫长。他们首先会花几百年消退肉身,再花几百年消散灵力,最后才会如升楼。而今他们是斗不过丿长老的。


赤松子见长老一意孤行,焦急提高音调,“丿长老神力高强,还请庇佑神界百姓——”

祝融接着游说:“丿,你我同为神灵,您教给我们凡人皆有一死,而您保护的却是如今生灵涂炭的祸端。丿,何为亲情,何为手足,何为善良,您都曾教过我们,我们亦希望继承您的理念并且使出全力去守护。而您现在所护,正是有违于您过往所教给我们的啊。仁心仁术,当得如此?”

与涛涛水声中,丿苍老的音符如同在耳边传来:“灾难是客观的,归咎于一个孩子才是片面。何况,此为神界,世间沧海为穹顶,补天之行恰是修补累积之过。”

”松,这是丿在说我们这一代对人界海洋督促不力吗?“祝融迟疑地对着赤松子小声说道。

”别急,”赤松子握住祝融身侧之手,回道“而且这不是现在的重点。“

赤松子转念一想,对丿隔空喊话,“可是,神界法规不能养鱼,这是违例在前。”

丿的声音传来:“不能养鱼有我们当初的考量,但赤松子、祝融,你们要记得,法离威严是乱世,法守旧规是暗世。”

见丿长老态度不移,赤松子决定把重点放在目前的惨剧上:“椿与我们共同长大,围楼大院,岂是外人。要说,鱼岂是过?但看周围,良田肥地,尽被涮洗。如今过错已铸。更何况,由此带来的乱开天门之行,已让彼暗渠之仓鼠重回人间。”

祝融接口:“苍生皆等,生死有命。贵为神灵而意欲扭转乾坤,即是滥权和私下交易。”

那个仿佛来自脑内的灵音没有再出现,赤松子和祝融交换了眼神,定了定心神。

然后赤松子开口:”一江春水向东流,意念生劫,节外生枝,丿长老请三思。“



随后他们近距离看到了千百年难遇的景象。丿神树剧烈燃烧自己,迅速集中的灵力甚至让自身都火烧起来。

他们虽已在高峰,却仍和天隔着千米,万米,而从山谷扎根的神树,一路拔高,苍虬枝干盘结着冲向云霄,把那倾盆而下的大水堵住,把破烂欲倾的天空,人界的大海,一举撑起。

丿长老在迅速补天。


祝融和赤松子看得目瞪口呆。


洪水之下,椿在神树燃烧中重回故土。

神算的灵婆在海上掐着时间替湫换回椿灵魂的不溃散。

而那条大鱼,鲲,在所有人都抬头看逐渐止住的大水时,顺着天门回到人间,醒来后宛如一梦。




# neta 冰与火之歌 Valar Morghulis.凡人皆有一死. Valar Dohaeris.凡人皆须侍奉. 

##《海棠》  

[宋]苏轼   

东风袅袅泛崇光,

香雾空蒙月转廊。

只恐夜深花睡去,

故烧高烛照红妆。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