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RTOK

[鬼鼬][佐鸣]搅局者 2

本章鬼鼬感情施工完成

=============

series note: 兄弟战大幅改动的一个设定。

永恒万花筒必须亲族换眼的设定可能会被吃掉。

文风杂糅,用原著梗会正经系,用现实梗可能会脱线系。

想写kiss, racialism & SNS reformation.

=======================

卧槽,电脑崩盘了……

让他们心意达成一次有这么难吗= =……

先跑剧情了,这个部分的情节就糊过去吧……虽然本文初心在里面……

=======================

终于在日落之前回到了隐蔽的居所,2个人都饥肠辘辘。


鬼鲛在检查是否有侵入的痕迹。

宇智波鼬推开门,明显地顿了顿,又回头看向屋外。

内心期待着多适应一会儿能好。看不清内里家具的轮廓,而外面的冬日夕阳也以惊人的速度跳下了天空。

并没有好转。


摸到了屯着的兵粮丸。喊鬼鲛回来吃干粮。


鬼鲛非要鼬出去。出去之后把对方提着的兵粮丸袋子顺手提走,然后开了宇智波身高180和营养不良之间关系的玩笑。

然后调笑了宇智波家族的脸,被反驳卖萌不适合鲨鱼。

然后宇智波鼬说到底什么事。


“你看那边,很多灯笼那边,他们在搞夜市吧。我们去那里吃。”鬼鲛指窟着鼬的手腕,带着对方的手指向前方。

鼬不安地感觉到了对方语气的微妙变化。“人多眼杂,这种热闹的地方肯定潜伏着不少这个国家的暗部,何况你下午在他们国境这么闹腾,他们一定会加强戒备的。”旋转着手腕巧妙地从对方的指窟中脱离出来,“我不去,建议你也不要冒这个险。”

这么说着宇智波鼬转身就要走回屋里。

动作被止住了。鬼鲛从背后扶着对方的肩膀,一只手覆盖上了对方的眼睛。

“!”

宇智波鼬被转了个180°回来。

一个轻轻的吻随着鼻息落在了一个人的额头。

单只就能把整个面门覆盖的手携带着这个季节的温度一左一右地停在了脸颊处,掌根和颈部的血管贴着,传递着一下一下的能量。


“没有什么灯笼,”宇智波鼬仿佛被影子定在了原地,但是脸上顺着中轴线而下的吻和勾勒出点线的鼻尖的触感却格外清晰。

“也没有什么热闹的街市。今天是个无月夜,天上布云,其他人也什么都看不到的。”

“我没想到你……的情况这么严重了,抱歉”,鬼鲛停住了向下的动作,两人的鼻子停在了同一个水平线,斜交着,“今天在树林里墨迹时间也是。我以为你会像很久以前的那次一样,自己先回程的。看到你还在原处等我,我就猜你有和我一同回程的原因。”

“是因为担心回来的路上天色一暗难以招架吧?不过我是有一点高兴的,大概是在你眼里我不会对你乘机下杀手吧。你可以更相信我,比如,”鬼鲛贴上了对方的眼皮,鼬被迫闭上了双眼——虽然视野上没有什么差别——“知会我你黄昏后就陷入彻底的黑暗的变化。”


多久了。宇智波鼬有点难过,身体恶化的速度实在出乎意料的快。

一个月前战后发现一周也恢复不了;第二周和鬼鲛就鬼鲛的战斗方式发生别扭,虽然也预计到了干涉鬼鲛的战斗,会让从战斗中获得快乐和直接查克拉受益的人产生不快,但是为了争取更多的时间,宇智波鼬强硬地用武力震慑了反抗,后来出乎意料地用尽快完成晓的任务实现计划的说辞使战斗的节奏加快。

第三周伪装大名在一个忍村的顶级郎中那里得到了身体激化的禁药。“是救命药还是催命药?”郎中舔舐着下唇,“这要两分。前期是救命,后期就是催命了,保证大人毫无后顾之忧。”于是在强烈的烧灼感和爆裂感中服用完所有药剂。“我不会死的,在他来取我命之前。”

没想到第四周就被识破了。


“我没有你想得那么严重,而且,”鼬在长久的沉默后开口,

“人总是要死的。像你我一样的忍者,从理智恢复开始,就一直并将永远置身于日月无光的黑暗了。”


“不是只有光才能指引前路的,黑暗里,”鬼鲛顶开了对方的唇户,模糊地把话语结尾。你有我。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