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RTOK

[柱斑]世界的救世主

[柱斑]世界的救世主

note:

柱斑很少

主要是地洞里面斑坑带土和带土的自我演绎

想写斑最后给带土一个温柔的戒骄戒躁的安慰,不明显

----------------------------------------------------------------------------


新的眼睛成长的过程,妙不可言。

垂垂老矣的身体,本来和长满青苔的滴水石窟相映成趣,在模糊的青绿色中静静地等待着下一声水滴“哒”地一声归于沉寂。


斑不禁再次抬头看向了漆黑的穹顶。

钟乳石浅色调的表面粗颗粒凹凸不平,白色的物质在上面干涸出了带状痕迹。花岗岩占据了天然洞穴的另一边,大裂缝的深处却是新的瞳力也无法看清的黑影。

斑不以为意的盯着深邃的岩石断层,测试着瞳力的增进。

“喀拉、拉拉拉”

巨大的钟乳应声而裂,又被凝聚高温重新融结在了顶苍。

不能飞身而上看清楚熔接的情况,斑于是花了更长的时间盯着刚出手的杰作。

和自然岩石融合的天衣无缝。交接凸起处,薄薄的水膜在无风的环境自然坠出了最低点,然后累积,继续着低落的事业。

还有谁能察觉这些变化呢。

更不如说,修补过后的世界更美好吧。所有都按合理方式运行的万物,一个不受悬顶之剑威胁的世界。

与人斗,与天斗。舍我其谁。

“……”

斑愣了愣,刚才莫名其妙就想开口狂笑的自己略微奇怪。

--这有什么呢?轮回眼是我应得的呀。

捉摸着,可是年轻的自己可是不会说出这种话的人啊!

--可惜再也没有人能做我的对手了。



仔土在空无一物的床面压着腿。刚才攀壁的动作对他来说还是有点勉强。训练了这么久,也没有说一句话,带土觉得自己应该来活跃一下两人的气氛。

“老爷爷您怎么会这样想?世界自然是美好的!”

对方没有和他互动的意思。带土还是一鼓作气,“就算您被困在这个地洞里,这坚固的石壁不也让你能有了一个休息的地方吗?”

“啊不过我觉得还是地上的生活比较有趣啦!您看你在这里一直都没有人进来的,虽然是您把大门给封住了,但是就算您不这么做,也不会有人敢进来呀!我帮您搬到地面去住吧!我可以照顾您的!”

对方哼了一声,带土有点兴奋,总算是有互动了!可是对方冷冷地回答,

“你觉得除了我,谁还能把你从鬼门关带回来?”

“……”

“这个世界没有我办不了的事情,但是这个世界就是存在”斑瞪着准备抢答的带土,“没有我就不能达成的事情呵呵你想说什么。”

“我!我才不会像您那么悲观呢!想要说服我留在这里就是一件您办不了的事情!我有要保护的人!”

带土一口气说出了想好的回答,充满耐心地继续开导孤僻的老人,“说真的,老爷爷,一起去外面的世界吧!我可以把我朋友介绍给你!虽然他人超——恶劣的,不过我觉得老爷爷您肯定可以从他身上找到乐子的!”

“虽然现在还在打仗,我看您真的很厉害的样子,您可以到地面上做很多事情的!你想干什么都可以呀,老人也是可以找到春天的我说!像您这么英俊的老爷爷,和我们宇智波的黑长直就很配、啊啊啊啊!”

“……”



带土冷冷地穿过石壁,来到王座的斑的面前。

“我要创造一个完全的世界。”

面前的人抬起了头。“何谓完全。”

带土答道,“幸福,每个人都幸福;没有战争,没有伤害,没有背叛。所有的人都能够自由自在地活着。”

斑垂下了白发苍苍的头颅。“天真。再想。如果、一个人活着的自由意志,就是要伤害另外的个体?”

带土不耐烦地皱着眉,

“……”

还是给出了回答,

“那么,我现在就杀了他。”

斑的面部没有丝毫变化,可是带土感知到他比刚才更加认真地在审视着自己。

斑想。没有轮回眼给予的力量却又有如此的认知吗……

“你做不到。”斑沉稳地继续,“沉浸在自我意识的人有时候能创造出非凡的华丽的事物,他们是其他领域的通天知地的存在,这样的人,你就算没有见过,也必然会遇到的。这样的人,千千万万,他们不会在乎外部的秩序,不会在意别人的呼喊,只会专注在最美的事物间,沉醉,然后获得幸福。”

带土呲牙想要打断这样的论说。“我……”

斑自顾自地继续,

“你剥夺了这些人的生存权,就会有很多平凡的、孤立的、苍白的灵魂,失却通向幸福的道路。那么,你又当如何呢。”

带土大声地终止了斑的设问,

“我只是想让该获得幸福的人获得真正的幸福!”

“即使世界如此崩坏,我也想让那些像曾经的自己、像我的朋友一样平凡的人愉快地在这个世界上活着!”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是需要承担这个毁灭的世界的罪恶的人呢!让一个守护他人的人去引颈自戮的举动,让一个想要守护的人去做出毁灭的举动,我不接受!”

眼前的斑突然小声地回答了一句,

“那是因为愚蠢的世人总会忘却初心,都在犯着同一个错误。”

带土没有管他,

“我不接受!”

“所以,”斑暗自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新的世界,会满足你的。”



斑摘下了轮回眼,肤色已经没有任何光泽。带土站着,俯视永远——无论自己如何活动都没有任何反应——萎顿的斑低声说道,

“这只是一个大型的幻术。”

斑慢慢地一句一顿回答,

“然而你会接受它、喜欢并为此孜孜以求的。”

“哼。的确。”带土不再看着斑。

--你也不过是在强调你的世界的合理性。

--然而我需要的,是一个比此更真实,更完美的世界。恶人,还有那些对新世界毫无向往的人,是应该在新世界来临前铲除干净的。死亡应该是他们的唯一归宿。

斑抬起脑袋,凹陷的眼眶死气沉沉地对着带土,又完全没有在看着带土。

“那么我再提醒一句,你的能力和行事都远远比不过忍者中的巅峰。我给你推荐的人,会帮到你的。”



在纯真的童年时代,带土从来没有体验过幻术的美妙。按照自己喜好展开的早晨,有飘香的蒸笼,有温热的玻璃杯。晨练归来的老年人挨个和自己打招呼,小组的成员迎着朝阳和自己漫步在泛着磷光的河面,美其名曰查克拉修行。身体轻盈的自己毫无压力的翻腾、跳跃,和着老师和同伴的欢呼声。

——然而也许是自己的力量尚不充足,带土咬牙继续着在地洞的下一组训练——

美好的幻术里总会有突兀的闪断。有时候是林间飞行着的自己被莫名其妙的白色藤条卷着。有时候是开心地过着夏日祭的自己突然再也感知不到同伴,而眼前是荒林白雪一样白得刺眼的碎布条垂帘。


带土隐隐感觉林林种种对他幻术的干扰来自他移植的半边身体。

说着救了自己,却总是对他的完全世界假象隐隐嘲讽的斑,莫非在这个身体里加了什么控制吗?

可是自己可是亲眼看见他死去,用着最后的力气试图摆正宽大袍子的下摆,却力不从心地歪倒在了地上。然后冰冷的水滴不偏不倚地盈满空框,又细细地蜿蜒自眼角至地面。

欺负老人可不是自己的行为。

可是斑是恶魔。

“我也不是你让我还什么我就会还什么的人。”

“我的梦想,我要做的事,即使神哭鬼泣,先倒下的也绝不是我。”


即使对他幻术的干扰是斑的鬼动作,带土想,是让他不要分心吗?是让他保持痛苦的渴求吗?

无论如何,也无法自己对造成任何威胁。控制着一切的只有自己。





带土出了地洞的第十件事,就是潜回宇智波大宅,在那并没有供奉宇智波斑的宗祠里,找到了木叶结盟前期宇智波的战斗经历战时报道。顺着时间排列的血迹斑斑的字条里,交替着田岛和斑的签字,偶尔还有泉奈的签字。可惜后期就不是斑相关的了,那些排列在后期的商讨结盟的字条,别族千手的名字掺杂了进来。

“结果只是初代火影吗。”

带土带着恶意的笑意,在下一次美梦被莫名白色事物——这次是白发——阻碍视线的瞬间,在自己的精神力空间把弄虚做鬼的幻影手撕了个粉碎。五官都不清楚的轮廓一瞬间扭曲,带土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莫大的痛苦和哀鸣。那么是在自己扭断他手腕的时候最痛苦吗?是在自己刺穿他腹部的时候就已经死去了吗?是又怎么样呢。为了所爱。

这是我的世界。带土抑制着虚梦过后止不住颤抖的身体,“现在的我,已经不应该再迷茫了。”



后来带土知道了,那个什么都来不及做的潜入梦境的白色虚幻,是辉夜。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