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RTOK

[鬼鼬鬼]晓6:itachi sama 致敬2

point [鬼鼬鬼]晓6 致敬2

前情提要:

晓4,鬼鲛自主规则背面杠上了蛇窟出来受伤的鼬(的影分身)

晓5,鼬愤怒地爆发前遇到了卡卡西(并思考这种情况的处理)

本章:

晓6,鼬的泄愤(和刺探)

--------------------------------------------

致敬同一个作者的另一篇HE.

--------------------------------------------

月读说明:

--所在段落是说出口的话

{所在段落是心理活动

---------------------正文------------------------

前面是第3个三叉管道口了。三个岔口不是平面地分布,而是一个在上面,两个在下面,空间立体品字形分布着。

--要死。

{这些三叉口的选择是有意义的吗?真的有不同吗?作为陷阱——而且我暂时还是在劣势的时候——对方真的会给我流出一条不那么麻烦的路吗?

鬼鲛边思考着,边格挡住了来自斜上方的长刀攻击。

{看起来对方并不知道自己能在水下仅凭皮肤就判断出各种微小流动变化。换成哪个倒霉鬼,一睁眼发现自己被捆绑在黝黑的海底巨型孔洞网络里,吓都吓死了吧。

想到这,鬼鲛再一次手掌碰壁,出力外推。和自己的经验一样,这些海底的巨型孔洞岩石虽然被腐蚀得四通八达,然而这剩下来的部分却是坚如金刚石。

而且诡异的是,鲛肌没有和自己在一起,但是自己却能感觉到它的存在。鲛肌似乎就在这个空间的某个角落,鬼鲛能隐约的感觉到,可是具有一定跳跃移动能力的鲛肌却不能回到他的身边,鬼鲛咧咧嘴,

--鲛肌啊鲛肌,如果你像我一样被五花大绑的物理束缚而不能脱身,可不要怪我拿这件事来嘲笑你啊!

再一次躲过从角落砍来的长刀,虽然也顺利避过了,然而后退的时候忘了四周都是坚硬的、凹凸不平的岩石,背部还是被重重地硌了下。

{是瞧不起我吗混蛋!明知道这种攻击我能轻易识破却一直用这种攻击来袭击我!凭你这水下挥刀的速度,让我逮着你不一口撕裂你!

鬼鲛有点怀疑对方在和自己拼体力。他很困惑。能在水下如此持久地攻击他,对方很可能也是真身上阵,方能拥有极强的水性;换言之,有可能是自己忍村的后辈。可是这样的人应该熟知自己的查克拉量之惊人,能在水系忍术和本质查克拉拥有量上和自己并肩的人并不存在吧?

--出来!

鬼鲛在水下用肺部的压缩空气有规律地爆破,把这两个字清晰地传向四周。一是对对方的极度挑衅,敢于在水下“浪费”宝贵的氧气;二是鬼鲛用和自身实力匹配的忍法蔑视那些呆板的、不知变通的低级物理进攻。

{别说在水里,就是在岸上,这破技术还想伤到我半分?!

前进时水的质感是如此真实,

{冰冷且反抗着自己的意志,无论前进还是后退都阻挠着你。

鬼鲛在对对方的诋毁中增加了焦虑。鬼鲛明白自己能从水里获得氧气——如果有鲛肌,那一切好办,自己可以像真正地鲨鱼一样游动毫无止休——但在没有鲛肌的时候,皮肤表层可以获得的氧气供给是不足以支持战斗消耗的,

{如果那个暗处的家伙能被我逼出来……

而即使自己尽量克制不必要的消耗,

{除了刚才的示威——

大约三个小时的时间之后皮肤会疼得厉害,而由于是全身的皮肤都具有获取氧气的功能,而且不能自主控制氧气的获取区域,

{就像人不能控制在哪个时间段做梦一样

大概也从来没有人研究明白怎么更好地控制他们这种人水下氧气的获取方式吧。

--真该死!

{还是要快点回到浅海处!

一想到自己可能会面临的浑身火辣辣刺痛的场景,鬼鲛感到浑身都不舒服。而且,很愤怒。水下环境作为自己的主场,居然被人暗算了。

{自己竟然在海里吃亏!不能忍!

鬼鲛加速了向前游动的节奏,忽而转过身来,趁着躲避依然顽固的长刀偷袭,把刚才偷偷咬断的三颗成熟尖牙踢到了三叉口正中——只要对方踏上,已经微微裂开的牙齿就会彻底断裂,暴露中心的凝血,而自己,就能凭借灵敏的嗅觉,轻易判断对方和自己的距离、移动的快慢。最完美的是,对方一旦一脚踏中趋于碎裂的牙,那个味道会在对方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伴随着对方。

{胆小鬼,等着被收拾吧!

鬼鲛心情略为愉悦地奔向了上方的通道。第12个三叉道了!

{只要一直向着一个方向,哪怕迷宫,也都是离海面越来越近了!

仿佛验证了他的假设,对方的挥刀越来越快,像是强行要在海底把鬼鲛给解决掉。依然不可视物的空间里,向左一步向右一步都能明显感觉到岩石壁面,这种狭长黑暗逼仄的感觉,既不陌生,也不熟悉。

{只有在小时候,

鬼鲛回想起雾忍当年的残酷训练,在迫不得已要避开高年级高手的肆意滋事恶斗,自己才会一跃跳入雾忍无处不在的水域,利用自己从小天赋异凛的水性,钻进深海孔洞,规避搜罗,而后在其他人一个不察的瞬间,从深海窜出,扼颈反杀。自己的确定性的童年,毫无意义的同村相残,恶性的竞技攀比。只有自己能赢。

向上的通道似乎更适合水草和藻类的生长了。鬼鲛在狭隘空间走动的时候不时触底感受着周围环境的变化,

{似乎长得过于稠密了?

鬼鲛有点诧异。一定的海水高度之下并没有这种大型的浅海水草,鉴于孔洞岩石作为基础,也许这些水草的出现表明自己确实是在往更高处转移?但是这些水草能在不见光的地方生长吗?水草的出现还带来了另一个麻烦,躲避那些原本轻而易举的砍杀动作变得笨拙了。

正因为此,鬼鲛摸摸被砍到的手臂,浓厚的自身的血腥味刺激着鬼鲛的神经。

{对方似乎是个能操纵水生植物的家伙!

想到这一点,鬼鲛释然了——操纵水生植物的家伙和能召唤出海底最强肉食杀手的自己怎么能比呢!

{只要再往上一点,一个憋气也能回到海面的距离,就召唤出鲨鱼把对方撕扯个干净吧!

鬼鲛再一次试了全力推开岩石孔壁,依然纹丝不动。

{这些海底的老老老家伙啊……

鬼鲛不屑地锤了一拳,突然!脚边的水草开始了诡异的变动,脚腕处的水草瞬时紧缩!双脚失去自由度的鬼鲛单手攀着壁岩,身体肌肉急剧收缩,肌肉的强烈错位收缩带来的部分孔隙足以使得脚腕挣脱水草的束缚。

{这可不太妙啊。

鬼鲛在上跃的同时凭借指力在空中侧身,堪堪避让从正脸处划过的长刀。说时迟那时快,手臂紧贴的着力点岩壁侧突然大力砍来一刀。鬼鲛迫不得已松开了唯一的着力点,空中无所依的下一个瞬间另一柄、不另外三柄长刀分别从正上方、左下方、右前方刺过来。

{啊!

脾脏传来剧痛,似乎脚趾也因为磕到了糙石壁面而传来痛感。

{混蛋,明明可以避开的!

鬼鲛没时间思考了,对方俨然已被他逼急,多把刀差不多同时刺出的概率在增加,而且封堵了三个方向,一时间逼得人只能后退。

{你——小——子——

心里面愤怒的同时鬼鲛也在暗暗惊叹,这个后辈是怎么做到既隐蔽、又快速从三个方向出刀的呢?

{这速度,似乎自己也做不到啊。

{不过自己铁定不会这么无聊罢了!鬼鲛怒火中烧。

{啊!

鬼鲛再次被刺中了。疼得很。

鬼鲛暗暗叫苦。

别说快速前进了,被这些水生植物类攻击和平日里毫无威胁性的长刀操练同时围堵,自己这么长时间里只是往上推进了5个单元。

是自己一开始轻敌。以为一开始的束缚只是个雕虫小技,从而认为对方毫无战力战略。如果自己从那个时候就用召唤鲨鱼先行导航,也许这种战斗早就结束了吧?想到自己一开始对空间的试探和行为方式都被对方窥视,鬼鲛突然意识里打了个惊叹号。

{能忍耐着用最初级的战斗力一步步消耗我的体力,并且通过我对环境的探知明白我的长处和不能之处,恐怕这个暗地里的人已经知道我在水下的秘密了。

{放着我这个等级的对手却忍着发力,甚至至今只用了刀术和基本水草召唤或者控制术,看起来忍耐力极强自控力变态但并不想直接杀死我。说起来我的脾脏和肝胆,似乎都被多次刺中了,可是却没有血流,难道真的是刺偏了或者被我避开了大半攻势吗?

{不对,刺中的一瞬间是真实的剧痛。只可是现在却连皮肤呼吸1小时后开始的彻痛初期都比不上。诡异。

赌一把,鬼鲛想,赌一把现在召唤鲨鱼。毕竟只要能探对路,憋一把气自己也是能做到的!

于是鬼鲛不再后退。

{既然不流血,痛不能是自己后退的理由。

再挨了几刀后来到第18个三叉口,鬼鲛狠狠地默念着这个数字,一个纵跃躲开背后袭来的长刀,进入稍微宽阔一点的三叉口,同时手里开始结印。

{没反应!

鬼鲛吃了一惊,快速地重复了一遍召唤术式,

{水系阵法再复杂的结印流程自己也没理由出错的吧?

事实还是令人难堪的毫无动静。连神出鬼没的长刀攻击也消停了,恢复了一刀一刀的节奏。

{什!么!鬼!

鬼鲛再一次召唤失败。纠缠良久的长刀持有者现下的表现就和他诡异的目的一样,

{这是在嘲讽我?

鬼鲛顾不得多想,稳稳地扎了马步重新开始了第三次结印。

--!

划开的脚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

--咔喇。

鬼鲛停住了结印的手。脚边的,似乎是他在前十个通道埋下的陷阱。可惜水中早已充满了自己划伤擦破的血腥味,不能准确分辨这东西。但是物体断裂的微小震动,这个熟悉的感觉——

{似乎就是自己的陷阱。

鬼鲛难以置信地触底摸向声源处。

水草表面光溜的皮层顺着手掌的左右拨动顺从地分开。

{到底为什么不见光的区域能有海草呢?

{不对,刚才这里并没有任何水生植物!

{那个背后的操纵着不乘机捆绑我的手吗?

{以及,所以,每个三叉口都朝最靠上那条路通过的我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手指触感清晰无误地告诉鬼鲛那确实是自己的标记物。

{如果是被移动到这里来迷惑自己——

鬼鲛快速地来到另外两个记忆中的埋藏点,指尖下的标的物完好无损,

{似乎不能排除这个可能……

{可是如果不是对方的刻意移动,制造错觉和心理压力,而是这确实是自己刚才经过的地方……

鬼鲛淡定地接受了长刀不再进攻,留足时间供他思考的诡异巧合,

{这个处处给人留有余地的感觉的人,却在这种关键的地方展露出来令人绝望的布局啊!

海水依然在岩壁间缓和地暗流着,水草也失去了攻击性,踩在脚下,碾断了挑衅也毫无回应。

{真是个能忍的忍者!

使不出普通召唤术也不能感知鲛肌,鬼鲛很久没有打过这样狼狈受限的战斗了。

{鲛肌可真是个得力的好家伙!

鬼鲛感受着皮肤的痛感,斟酌着下一步的动作。时间似乎又过去一个小时了。

{在这样的框制之下,恐怕自己终究是很难堪的吧!这种毫无意义的选择,迷惑性太大了。

鬼鲛断断续续地想。

{可惜了,不但自己出不去,鲛肌也要断送在这里了。

胃口极大的鲛肌虽然不会对自身所在的环境进行任何的挑剔,就像一个最标准严于律己的样板忍者,对黑暗、对寒冷、对无声、对压抑、对绝望都毫无反应,但是很快就会查克拉缺乏而饿晕过去吧。

{像这样一把好刀,再也不见天日可就太没意思了。

鬼鲛又分了点头绪去怀想熟悉的鲛肌,这是他的战场伙伴,而他也只拥有战场工具作为伙伴。这是从很小的时候直到今天,都没有改变过的事实。

{一开始被束手束脚的自己,和现在能活动的自己,有什么差别呢!束缚的不过是内容的改变罢了,人总是会受着束缚的,束缚规制者才是束缚合理性的关键。以欺骗为名的河豚鬼流是这类束缚的引爆点。

想到了不愉快的往事,鬼鲛表情复杂地做了个不屑的嘴角示意。毫无反应的四周,就如心情一样死寂。某种程度上的善解人意,和某种程度的决绝凌冽。鬼鲛默念着自己的判断,不爽的再次确认了自己四周的环境。

--!

{不对!三叉路口……亏我选怎么爽快。这倒像是我的疏忽了。世界上哪有那么规矩的叠层三叉口呢,摆明了,是幻术啊!!!

{并不是没遇上过擅长幻术的敌人。然而这景物之真实,居然让自己迷惑到了这个地步!

幸好自己天生异类。

一个唯有他可以使用的结印。

发明的契机是防止鲛肌的饿肚反嗜:与其让鲛肌对自己无限度地查克拉榨干,不如自己先应付着一份大定量的安抚查克拉份量。

鬼鲛催动自身爆发惊人的查克拉量,只见所在区域逐渐光亮,视野内景物也逐渐模糊……

接触到空气的感觉。

真好。

鬼鲛闭着眼睛感受着、休息着。鲛肌雀跃的关心着自己。

--你消失了?消失了?消失了?消失了?

--闭嘴!蠢货!刚才发生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你的查克拉突然间消失了而已。

--我是说,鼬什么时候回来的?

--就在刚才!

--我知道了。

--敬你一杯,itachi—— sama.

--干了。

是夜,清风朗月。

----------------------------------------------------------

在这篇努力地刷了鬼鲛对鼬

坚韧品质的印象✓

正直、真诚、温柔✓

智商、才华、缜密✓

情商、洞察、预判✓

从鬼鲛的角度,这些都是和自身有一定程度共通点和超越自己的成分

所以,算是刷了获取恭敬和认可的多个方面,以达到鬼鲛对鼬喊出itachi sama的效果吧笑

 想了一周的版本本来是鬼鲛爆发查克拉强破解月读,因为“精神和肉体不能分离,精神崩溃肉体也死亡”的反面,大概也可以是“当肉体过于强大,精神的控制的效果也会相应减弱”吧~然后在这个过程中,虽然鼬不敌鬼鲛的无尾兽查克拉,但是表现出的坚持到最后一刻的品质、和其他的伎俩。强硬破解对月读施术者的精神反嗜和身体压力是强大的,所以鼬受了意外内伤,然后在鲨鱼叔的痛惜和关爱和河蟹中,使鬼鲛刷完对鼬的恭敬和认可。

不知道哪种版本更加合理呢~

现在这个大概是有点蛇尾了。

--------------------------------------------

3点了,cp同好们求评 _(:°з」∠)_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