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RTOK

point [鬼鼬/带卡带]晓5+n 鬼鲛的水族馆1

鬼鼬 鬼鲛的水族馆 还没有切入水族馆的契子=A=

说明:tag里 鬼鼬是这个篇章的基调;

带卡带是本篇主线;

鼬佐、鼬卡鼬、止鼬,分别出现在各自的互动段落,纯清水,见仁见智吧

-------------------------------------------------------------

手痒,先把时间线靠后的写了=L=

-------------------------------------------------------------

首领召集了晓全体。说是要给全体一样珍贵的物品,于是全员实体到了。会上发了一个组一份的尾兽查克拉鼻子——一份把气味浓缩在不同卷轴上的气味样品。

--这里面是的全体尾兽的查克拉资料,我用自己的血封印进去了。

--这个东西味道比较重,你们懂的,尾兽这么大型的生物。所以加了多重的封印。用你们的戒指,可以打开这些封印。虽然只是微量的查克拉,但是打开的时候请各位多加注意。

--希望各位在遇到目标之前,能够做好准备。


追捕剩余尾兽的计划要开始了。


--biu——kakaka——biu——

宇智波鼬还没有推开家门,就听到了佐助稚嫩的童音加在电子配乐的玩具水枪中间,声音从一端传向了一端。宇智波鼬脱下暗部的马甲,整整齐齐地挂在门口,从屏风外走进了中庭。

--啊!哥哥回来了!来陪我玩吧!

小小的团子扑上来抱住了鼬的小腿,仰起圆圆的小脸,眼晶晶地抬头看向鼬,同时把一把水枪塞到了鼬手上。鼬摸摸佐助的头,又顺手摸摸了后颈,比较干爽,并没有出太多汗。倒是自己的手心有黏黏的出汗感。嘛还是可以继续玩的。那么,

--可以哟,不过佐助可是赢不了哥哥我的呢,看招——biubiubiu——

刚跑开的佐助在屏风间伺机着,却没想到鼬一跃而起,在空中朝下把自己射了个全身湿透。

--啊哥哥好坏!哥哥的水枪怎么是连续发射的,快教教我!

鼬见佐助噔噔噔地跑向自己,打湿的衣服贴在身上,甚至在地上留下了奔跑中的水滴。笑着胡噜一把佐助的头毛,开口

--看,这里有个开关,打向这边的时候,就可以把声音关掉,同时连续射击哦。明白了吧~

--哥哥好厉害!


鼬醒了,半夜的月亮悬在窗边,已是接近下半空的状态。哥哥很厉害……什么的,佐助……

鼬把自己的脸埋在了被子里闷了一会儿。好久没有做过这样的梦了,不,应该说,这梦来得太蹊跷……

梦里的记忆……宇智波鼬审慎地想了想,并没有真实发生过。自己怎么会还有奢望要在梦里实现这一切呢……宇智波鼬躺会床上,抬手压在了眼睛上,隔绝了室外清冷的月光。自己,要在黑暗中,行走的人啊……



--鼬!

止水哥哥从远处跑过来,

--今天这么早就回来啦!难得你不迟到呢!

低头也躲不开止水哥哥撩辫子的手,温热的水分在脖子上留下清晰的触感,鼬无奈地抱怨道,

--诶?止水哥哥你在说什么呀!

--说好的去帮隔壁的老婆婆去搬木材呀,她家住在山上面,和我们一族的大宅离得远,上一次山洪的时候破损的房屋现在还没有修好呢!和我一起去帮帮忙吧!

这什么时候的事?鼬愣了愣神,想起山洪的时候却又感受到了水漫金山时冲刷的快感,

--好吧!应该不会太长时间吧,佐助还在等我呢!

--不会不会,我和你一起的话,绝对很快的!回头我和佐助道歉啦放心!

说罢止水拽起他的腋下,飞快地向林子奔驰着。

--诶?止水哥哥,你说的就是这里吗?

--啊,鼬,抱歉,

止水收起来刚飞到眼前的一只乌鸦,

--接下来的事就交给你啦!


鼬不甘心地在床上翻了个身。接下来的事……交给……这都什么事啊!揉了揉眉心,鼬咬牙切齿地暗想,不仅自己的故事被扭曲,连梦里的其他人的性格都扭曲了啊!拢了拢自己的头发,用手腕上的发绳把头发绑了一圈。看起来今夜又是不用睡的节奏呢。地板忠实地保持着微凉的室温,寒意从脚板传上来。

自己是曾经繁华的宇智波一族族长的儿子,从小就以天才出名,族人对自己的目光,大部分都是赞叹着敬畏着,止水也是。没见过会向自己示弱的族人,也没见过会来请求帮助的大家族的人。

而且,为什么,自己会对水额外的在意呢?水的话,如果是和水相关的术,那么鬼鲛最有嫌疑了,可是他最近并没有值得警惕的反应呢……


气温回升,日出东方。鬼鲛和鼬打了个照面,

--你打呼噜。

--鼬桑,这很正常吧!你在说什么啊!自己睡不着不要赖我啊!

鬼鲛吃惊地睁开了不大的小圆眼,宇智波鼬仔细地观察着对方的面部表情。

--……

鬼鲛又打了个哈欠,看着宇智波开口,

--今晚我在外面睡,明早我们再会合。

--没问题……不过这堆卷轴咋办,旁边有条小河,今晚正打算去河里洗个澡,好久没有泡在水里了。鼬桑可以早点回来继续睡在这里吧。

--也好,那今晚我回来就够了。



--今天的目标是这几个人物。

--嗨,队长——

银发的上忍笑眯眯地看着眼前不到自己前胸高度的分队长。绑发的分队长抬起头平静地回视银发上忍,似乎注意到了对方疑惑的目光,银发上忍没有多说话,拍拍刃具包示意自己准备好可以出发了。

--走!

刀光剑影。千鸟和火遁手里剑的精妙配合,顺利杀光了正要离开木叶村的狼狈逃窜的背影。从他们身上搜出了盖着火影办公室密章的文书,银发上忍手一抖还抽出一个木叶的匾额。

--怎么了?

绑发分队长平静地示意对方回答。

--他们,是木叶的人,为、为什么……

银发的忍者抽抽搭搭地哽咽着,还是说出了下半句话,

--为什么要杀、杀害同伴呢?


星夜。无云。宇智波鼬坐起来,琢磨着刚才梦到的奇异场景。把鬼鲛遣开是正确的,他的怀疑倒是可以消除了。因为今夜的诡异的梦里虽然并没有再出现水的痕迹,但是梦的诡异程度没有变化。

诡异。这绝对不是因为自己的回忆所带来的梦。至少他认识的卡卡西前辈,精英、干练,自己在暗部起初遭到的潜藏阻力,都被他熟练地拆解。虽然自己没有能和他主动地多搭上几次话,但是自己却是努力地注视着这个大了自己几岁的天才。因为木叶的关系,因为父亲的关系,更因为这个人本身。绚烂的华丽的,坚韧的睿智的。梦里哭着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写轮眼仔细把房间扫描了一遍,一切如常。

唯一的线索就是卡卡西前辈了!宇智波鼬的眼神暗了暗,尽快回木叶把这件事查清楚吧!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