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RTOK

point [鼬鬼]晓2 itachi sama1

鼬鬼 智压


鬼鲛真的不能算太坏吧,在忍村的时候勉力执行任务,在晓也获得了信任。除了暴力控。毕竟本质查克拉量惊人,又是跟从了放飞自我的首领。

以及,何时才能歪到kisame叫出itachi sama啊哭。

--------------------------------------------------------------------------------------


--鬼鲛,这是宇智波鼬;鼬,这是干式鬼鲛。以后你们搭档执行我的任务。解散。

--鬼鲛留下。

--他是木叶的人,盯紧一点。只有把他交给从不在乎同伴的你,我才放心。


所以说,斑大人还在相信着什么呢。鬼鲛裂开了嘴。房门在背后重重地关上了。

好丑。宇智波皱了皱眉。并没有任何人察觉到了这一点。但是从健壮的鳃和咀嚼肌,挺拔的身姿和宽广的肩胛骨,还有背后那把不俗的武器来看,是个有实力的家伙。而且还是水系忍术,这个斑真是够了。

兀自咧着撑开了鱼鳃的鬼鲛注意到了宇智波的第二次皱眉,然而背后的鲛肌动都不动。

--看起来还是个小鬼啊,怎么就被找过来了?

--……

--真无趣啊。明天早上9点开饭,晚上别给我弄出动静听到了吧。

--明天6点,来练一次手。不告诉首领。

--你这家伙……现在就打一架吧!

鬼鲛神速举起一直背着的长武器,急匆匆砍向了前面的搭档,“削灭斩!”。却感到背后一阵炎热,来不及分辨漫天热源从何而起。鬼鲛被迫使出了“爆水冲波”,大量的水让周围的火焰瞬间熄灭,漫天的水汽中鬼鲛仔细分辨着查克拉的踪迹。可是手上的鲛肌毫无响应。

嗯?鬼鲛思考的一瞬间,眼前已经没有作为攻击方的搭档的身影。嘛,算了。“五食鲛!”在这片突然冒出的水域里,早上还用来集合通讯的地方现在却成了鲨鱼快速游动的场所。突然正正眼皮底下却窜出了少年的身姿,同时鲛肌却激烈地扑向了东南向远端。

有意思。鬼鲛把鲛肌甩了出去,飞链斩状态下鲛肌成为远战武器直取对方面门,同时控制着鲨鱼从四个方向咬向了小个子的少年。“豪炎球!”只听见眼前的少年沉声喊着,接近他躯体的鲨鱼被弹开的同时少年好像也像水一样流至无形。

嗯,水遁还是水分 身?不好,鲛肌……鲛肌是不听使唤了?鬼鲛瞬间精神紧张起来,不好好打是不行了“想抢?没门!”“无限鲛!”密集的水弹倾盆而下,鲛肌的感应也回复到了原来的状态。什么,并没有想离开我吗?我刚才感觉到的……是中了幻术?

鲛肌柔顺地变回原型服帖着,一时间漫天的水雾下格外寂静。鬼鲛歪了歪头,摸了把鲛肌,把查克拉造的水撤了。却见鼬,他的新搭档,和负责给晓做饭的小老板姓,在被冲斜的树干上坐着。

“啊……晚饭做的好一点!”鬼鲛迟疑着走向这两个人,做饭的阿姨他倒是熟识的,虽然是个根本不会忍术的平民,却勇敢地流了下来。虽然这是他在晓经历的第几任做饭后勤了来着。

“没问题鬼鲛大人。”老百姓谦恭地低着头。

“以后你的伙食也是这人来负责的,有什么要求就直接和这人说吧。”

“以后多多关照,鬼鲛。”

“啊,”鬼鲛琢磨着刚才的战斗,懒洋洋地回了句,“真是不错的忍术呢。”

鱼鳃在湿漉漉地空气里又咧开了,“鼬。”



--我说,你也不用天天都6点起吧?早饭都没有啊!

--这是忍者的好习惯。


--其实你和我说话的时候本体已经离开了是吧?根本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在和活人说话是吧?这就是鲛肌对你毫无反应的原因。你这家伙看起来规规矩矩怎么这么没有礼貌呢!火大啊!

--在我的所有老师,同学里面,你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但是……

--怎么,我猜不对?

--鬼鲛,醒醒,都是幻术啊幻术,你是很少接受幻术刺激吧?

--幻术那种玩意,等施术者查克拉耗尽就可以了,我从来不怕……不对,那个感觉……真的从头到尾是幻术吗?

--鬼鲛,世界是真实的,同时也是不真实的。通过感官感觉到的世界的运行,诚如你所见,坦荡而荒谬。相信你需要相信的就够了。

--喵喵喵喵喵?


评论(5)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