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RTOK

先有鸡先有蛋

@黄烦烦不烦不烦

先有鸡先有蛋的讨论,高银向~

文不对题,味如嚼蜡……写完掩面……


这次补丁太多了(见4)= =,对话里面是很多人对这个设定的误解,就是一个大家都在误解但是还在互相嘴炮这样的故事……

1. 嗯,其实松阳是大boss的冲击,应该是不亚于阿笠博士是大boss的。

2. 光是想想武力值健在的松阳并没有失意、在明知死不了的属性下被乖乖带走…何等卧槽的天命判断。

3. 松阳和虚,参照着看也挺有趣的。

4. 对虚进行了大幅度歪设:战后人格从巨大空虚中恢复常人均值,但不是松阳的样子,是新的人格(认为空虚是基础型人格,是从龙脉获取能量不足导致能量衰减,于是退化到这样一个稳定态;换言之,松阳这样的人格才是激发态)(所以能够从新人格体现松阳的部分特征,给人错觉/遐想空间)


和虚开打,尾声。

风萧萧兮易水寒。躺在地上的人说话了

虚--我不知道下一次出现的我会是你们期待的松阳,还是你们厌恶的虚

--所以诸君

--让我安乐死吧——

沉默。

神乐--祸害遗千年,瑞士也解救不了你的安心阿鲁!

新八--请不要擅自变化出更多人格啊啊啊啊!

沉默沉默。

高杉--在你把松阳变出来之前,拒绝、交流。

沉默沉默沉默。

骸--如果这是您的愿望——胧接道,我们会做好的。


医院。

妙--所以,这是个死循环?一个松阳一个虚,永续连绵无绝期?

新八--分明是虚虚虚虚虚虚虚虚虚虚虚松阳虚好吗!

神乐--妈妈我要不认识这个字了阿鲁!

虚--新一期的乐透号码吗,谢了哟~

银时--别跑!你,你之前到底抽过几次好人签了?

虚--很遗憾,我从来没有被发过好人卡哦——啊啊啊痛痛痛,其实我以前也是个大好人啦,私掌管天命这么多年,世界一直朝着love&peace的道路和平发展,私功不可没啊!只不过我是好人的时候没有人知道,我是虚的时候比较多人知道,就是这个道理而已。


万事屋。雨声电视声,吵杂纷扰。

糖分的横匾下,高杉侧枕在大办公桌上,露出完好的眼睛,没有焦距地木木地张着。

银时--所以说,大少爷,不要再纠结这种没有答案的问题了吧?

银时走到高杉背后,把养乐多塞到了高杉手上。

--松阳老师真实地存在过,我们遇到的是完完全全的松阳而不是虚,老师今后将自由地在地球上过完老头子的一生,这些都是可以确定的吧?没必要这么烦恼吧?

--没必要去想那个人最开始是虚还是松阳这种问题吧,这种问题就和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一样,很操蛋啊!

神乐--银酱,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都不明白的大人只有你阿鲁,这种时候只要说,the chicken is not the chicken before, and the egg is not the egg before too!

银时--……虽然你是外星来的不代表你自带外语系统好吗卡古拉酱!银桑在战场上可是什么外星语都会一点的——

新八--比如说我想和你干吗——啊!谁在打我!

--啊啊真是的,神乐酱说的也没有错啦,虚大人也好松阳前辈也好,把他们和后来的人格对比都是不可能一模一样的吧!虚大人也说了,真的只是永恒中的一个瞬间微笑,才会出来松阳这样活泼的人格,其余时间他都是神啦,不住在雅典的那种。


银时关切地摸着上方位人的脸。

银时--你还在害怕面对这个和松阳有点像又不完全像的人?

高杉--……银时,这个人信任的是他曾经的手下。他是真的从我们生活的空间里消失了。

--!!!

--但是……他还有……松阳的……信息元

银时--等等,慢点?!慢点?!

高杉--所以……如果我们……足够努力……每天……消耗能量……

--信息元就会……演化……演化

--不论是信息在先……还是物质在先……

--总有一天……baby chicken will break out of shell

--just like my sperm……in you……

银时--混蛋晋助,别以为……我……听不懂啊……(咬)

引力波结束。

银时--呼呼呼

--你刚才说的,槽点好多啊……

高杉--给你打了信息元这点?无论卵也好蛋也好,就看你的了

银时--不——是——啊混蛋高杉!(咬)

--老师、不、那个人不是……不,你和假发瞒着我做了什么?什么叫他消失了?

高杉--之前我就说过了吧,我不会再瞒着你什么了。他们、他和胧和骸,去北极了。低温,修身养性。

--不过一年还会回来一次吧,骑着驯鹿。期待一下吧,一起。

吹灭了床褥边安神的熏香,高杉轻轻吻了吻银时的额头--晚安。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