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RTOK

point 剧本

延伸银时对高杉放弃十个人,百个人的描述。

牵连一下虚对高杉莫名的打招呼一样的台词和高杉读了剧本一样的表现。

以及为什么高杉读了剧本不分享剧本这样的行为


“然后他就从火柴堆上站了起来,熊熊的烈火在他身边燃烧,却伤不了他分毫。宛若天神地睥睨着众生,看到那场景,我从此认定了他就是我要毕生追随的目标。”

高杉看着下属呈上来的口供,眉头紧锁,一声不语。这个现在在牢狱里的人,是鬼兵队的一个成员偶尔从别的酒鬼里听到的传闻,根据这个传闻,找到了在民居屋里伪装成普通百姓的养伤的天道众成员。他在被鬼兵队成员接触时,极力隐藏自己的武力,所以被相对平和的假称自己是勒索的小混混的鬼兵队队员成功五花大绑带到了鬼兵队。在新型致幻剂的作用下,供出了自己是个在战场受重伤昏迷后来索性叛逃的天道众成员的事实。

“天道众?有意思,加倍剂量看看有没有其他线索。”

“茨木,做得好,很有以前鬼兵队成员的样子。”高杉对立功的鬼兵队新成员表示了认可,打算亲自去牢狱消化这个惊人的消息。

“晋、晋助大人,那个囚犯咬舌自尽了!”

“!”

“因为他身体有伤所以只有记录员一个人在近处看管。没想到他在第二剂致幻剂起效之后,性情大变,四处挥舞拳头,把记录纸撕了个粉碎,在其他人赶过来之前已经断气了。”从牢狱过来报信的小兵跑得一脸喘息。

“把碎纸拼出来,把尸体悄悄火化了,不要让人知道是鬼兵队最后接触这个人。”


“晋助大人,这个人说的话可靠吗?”又子担心地看着高杉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焦躁的模样,拿起桌子上的匕首的刀刃也毫无自觉。

武市变平太:“这种致幻剂据说是带有安眠作用的,以往的使用也从未见过加倍剂量使人精神亢奋的情况。他更像是被人控制了神智,有目的性地去销毁证言记录。”

“而记录员说他留意到了一点,这个人的眼珠在第二剂药效喂下后开始变红,相当可怕。可是死亡之后查看和常人无异。”

“……红色眼睛吗?把茨木叫过来。”

“不好了,晋助大人!记录员在发疯,幸好没有什么打斗经验被轻易拿下了。我们没有让他受伤,不过他有手上有一道划伤,可能是那个囚犯发狂的时候留下的。他一直在喊着晋助大人您的名字!说什么我不是晋助,我是D. B. Weiss!这样。”

“伤口?“[仅凭伤口就能控制人的行为?那么谁在控制记录员?]”不用把茨木带过来了,仔细问一下,没什么问题就让他离开鬼兵队吧,有问题就……”

“晋助……明白,我去做吧。”

“不要直接接触他,万斋,不要和他对视,与他交手受伤。也小心接触记录员。”

“好的。”


数日之后。

没有被发现问题的茨木被放逐了鬼兵队舰队。“他是个机灵的小伙子,但是听了囚犯和记录员的故事才知道自己在做着什么危险的事。他听说接触过那个人的游医从他那顺了不少财物,以为是高级别的部队人员,才起了歹心。”

“记录员的碎纸拼出来了,不过不完全,应该是那个囚犯吞下去了,现在囚犯已火化,无法再找了。”


“他对我说,‘闭上你的眼睛,我比你想象的更腐败’。”纸上的话化作恶魔之语,在夜幕下低语。

[是怎样的能力和手段,能在千里之外控制人的行为?它不想被人知道它的细节,不放过每一个知晓它的人,而我却已被它知悉。今晚,明天,谁又会难逃一劫?]

模糊的出格的假设在大脑闪过。三壶酒下肚,黯淡的煤油灯点,在墙上涂抹着飞舞的人影。

那么你,又是谁。





D. B. Weiss:冰与火之歌 编剧之一

设定

1.这个天道众小弟一开始很崇拜虚,但是被虚的“虚无”感染导致厌战。

虚还没有直接做什么特别坏的事?一个被定性为通体虚无的人算是坏人吗?毕竟虚无不作为本质不坏吧?

2.当年虚复活现场的所有人都不自觉地有了类似纳米病毒机器人的植入,导致被这帮天道众血液感染的普通人会带上记录着感染源纳米病毒的状态,即文中囚犯最后时刻的癫狂状态。

不知道这个设定在文里面怎么清楚地写出来,自暴自弃写在了这里。

3.同时,该天道众小弟能被虚直接控制,控制的时候眼睛变红。虚能透过这个眼睛观察外界。虚的身份说的话是“窥私天的人是你们的谁,你是晋助吗。”

同上条,圆一下文里没有说清楚的问题。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