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RTOK

point 古井无波忧伤篇

古井无波忧伤篇


非傻白甜

有不卫生暴力

想试试彻底决裂的崩坏感~但是JOY3三人对着松阳头颅这样平和的情景之后再进行三人彻底分裂,并且伴随强烈憎恨的过程,想不过来= =于是假定直接在斩首的时刻,就分道扬镳了。

大概感情是:震惊天道众的残忍做法-震惊银时流泪-不知所措-憎恨自己-自杀未遂-憎恨他人。同样,私以为银时在瞬间是对高杉充满恨的。不过做的时候前半截是做死算了,后半截已经心态转变这样(。


那帮天人!那帮天人——!杀了他们!!!

……

部队人数只剩下1/10,还有不知哪里的敌人在追杀过来。小太郎你要振作啊,他们,还活着的人,要保护好他们!

……

银时不见了。高杉也许晚上会回来吧。松阳老师,我对……

——假发草稿本


一切都结束了。

胧带着天道众,把松阳的身体很快地用飞船转移走了。当然,也不是这么顺利的,混乱中很多人又增加了刀伤。很快,很快,冷风吹过战场,带走了乌鸦的叫唤。

银时把松阳的头摆正,恭恭敬敬地跪地再拜,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高杉的呼吸在平地的另一端紊乱而急促,但是又被风带走了大部分的音响。

桂挣脱了蛇皮粗麻绳,嫌恶地把插在自己身边的天道众禅杖一抛而出,踉跄着走到高杉身边,单手用刚才自救的锋利边缘的尖石头磨断绳索——另外一只手已经断了,毫无生机地歪在肢体末端。然后头一歪,和高杉的头撞了个结实——毕竟在这之前,已经被断食1周了。

高杉挣扎了其余的绳索,没有叫醒暂时缺血的桂,茫然地走进松阳的头颅。没有办法,已经没有办法了啊!——

再次醒来的时候,高杉发现自己在井边躺着。大雨滂泼。是了,刚才眼睛赤痛,不由自主想要找水。不过现在不用了,雨水在伤口里烧灼。再也不用去哪里,全世界都是炼狱。

“坂·田·银·时”高杉喘了口气,“他们该死,我要你死——”

翻过身,对着井口——破落的井空间是很奇妙的,明明不会产生回音的区域,却由于井壁的破落缝隙和周围空间相邻,对着井口大喊,便能在滂沱的浩瀚的雨天轰鸣中,听到沉闷的压抑的尾音。

“坂·田·银·时,我要你死——”

“银时,我要你死——”

“去死啊——杀了我啊————”

突然,一堆同样湿透沉重的衣物压了下来,一只冰冷粗粝的手捂住了高杉的半张脸。裤子被剥落,被撕开,一双令原本在雨水中冰透的身体感到寒冷的手蛮横地在股间抽动。

转变太快了。高杉咬碎骨骼的力气张口咬住了部分盖住鼻息的手掌。说时迟那时快,背后的人抽出股间的手,猛抓一把地上的烂泥和碎石,强硬地盖到高杉口鼻间,撤出被咬下肉的手掌,拧开了下颚,把全部的赃物往高杉面门压实了捂住。

强烈的挣扎,盖不住舌尖腐植土的腥臭恶心,和被割破的血和肉的质感,以及身后被刺穿被洞穿的恐惧和灼心撕裂感。

挣扎的手撕裂了背后人的衣襟。陷入无意识前,只能记得背后人死死捂着口鼻的暴起的经络的坚硬,和对太阳穴的死死按压。

高杉再次醒来,雨还在下。摊开了紧握的手掌,里面是熟悉的粗糙布料。

没有尽头的雨,是无尽的发泄,还是彻底的悲鸣。




草草结尾了因为今天大糖实在太甜手都抖惹XDDD

把晋助的心态写的这么蠢的我完全对不起什么都知道的高杉大大啊(傻笑面壁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