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RTOK

point 人体绘图

point

人体绘图 -1-2-3-

-1-

时间类似于尘归尘土归土之后,银时继续在万事屋为职,高杉在找事情做这样。

(不我并不是说待就业的高杉在翻着人才招聘报刊和*8同城这样……

很喜欢又子的一身服装,丰胸细腰,特别可爱。于是假定又子顺利地在模特类就业,(神乐在童装不构成竞争这样嗯),并大力邀请并发动这个行业的熟人发函邀请高杉再就业这样。


于是某天收到附赠了开襟皮衣的表演服装公司邀请函、附赠了彩画颜料的现场走秀的邀请函、附赠纪念版紫金蝶的高档浴衣邀请函、和其他的邀请函。高杉坐在里屋,看着抱着一堆物品进屋的银时,放下了手里的公文。

--高杉同学他们都不知道你有多重啊你这是妈妈桑都嫌弃的体重啊为什么每次都要银桑去搬运这些东西

--银桑我可是更标准的身材啊和服什么的完全穿的来女装也是超级的可爱呢我也要这样工作一天就可以赚回来一周草莓圣代钱的工作呢

--啊啊这是你那件超级花哨的浴衣呢,现在满大街都是这种复古大花风因为据说这是能对人体瞬间补充能量的符文


--呵呵


高杉走进银时,把银时托着东西的双手太高,扒下了外套,拉下了黑色紧身衣的拉链,全部。从高举的物品中抽出彩绘套装,在V字深拉链敞开的区域,用桌上的毛笔开始了创作。

--喂喂高杉同学,你在对银桑做什么呢?不要随便涂鸦不知道吗?你在对银桑的身体做什么糟糕的事情啊——


高杉很快收笔,临了用笔尖在下腹区域很是大篇幅地转了几圈。

--嘶……哈……

高杉把拉链拉好铺平前襟。

--呐,银时,你这样的躯体就别出去丢人现眼了,警告过你了,尤其你家的两个小孩——

-2-

银时捧在双手上的东西向旁边一斜,大咧咧地扣住高杉的后颈。身高优势下的低头,

--晋助,银桑的身体就这么好·玩·吗?银桑可是舒服得小银桑都要尖叫了喔。怎么说呢,礼尚往来一下?

银时抽出浴衣的丝绸带,半强迫地把高杉压在了工作台——高杉的手非常乖巧地避开了自己的公文区域来进行挣扎。一手把高杉的双手压在工作台,一手拧开了彩绘盒,整个人完全覆盖在了高杉的上空。沾水的带毛笔在彩绘盒一撩而起,

--先是画了很粗的一条直线吧?又粗又直,繁复描了很多次吧。这样如何,这么巨的直挺很满意吧?

--然后是一左一右地在划对吧?是白的吧,这样这样,高杉这水花可欢快了是吧?

高杉微微倾起脑袋,以近乎平视的角度看着大地褐色的糟糕物直指胸膛,而银时还在随性的添加白色的散点。

--呵呵。银时你给我擦干净。不然绝不饶你。

--银桑好怕怕哦。

--呵呵。

银时稍稍直立身体观赏涂鸦,眼含笑意

--画龙要点睛,晋助刚才漏了吧,银桑来教你。

放下毛笔,点起红色颜料,用手指一圈一圈在乳头描摹,弹起突起左右碾压,手底下的皮肤在变硬,在力挺。

用力掐起正中,好不意外地听到了吸气的声音。

-3-

--呵·呵!

高杉挺腰坐了起来,咬掉了绑在手腕的丝带。推到银时,跨坐在其上半身,把地上脱下来的衣服盖住了银时眼睛,打开办公台下面的小门拿出结实的麻绳结结实实在银时手腕打了死结,和旁边的家具一起。动作一气呵成。

然后扯下了盖在银时脸上的浴衣。高杉用拇指在自己腹部和胸腔上方虚晃了几个动作,银时戏谑地看着高杉的动作。高杉拇指带上了乳头上还没有干的颜料,指到了银时眼睛。银时感受到了眼眶上涂抹上挑的动作。

--红色眼妆和你,果然很搭哼。

高杉用力扯开了拉链的黑色底衣,银时低头一看,是普通的墨色竹子,一簇毛竹的下边,是戏剧性露出的不知名尾巴。

--什么啊晋助你在这么正经地画什么啊,搞半天你在面对银桑的时候就这么淡定吗?

--呵呵银时,小孩子的把戏就算吧

取过桌上的蜡烛台,高杉在银时的胸腔上倾倒烛台。烫热的液滴迅速在皮肤形成了红印然后流出了烛泪。

--啊……啊!……啊!

--矮杉不要这么狠!快收收你的鬼畜,内心的野兽都具象化出来了啊!刚才画的那个是什么?是破坏你封印的神秘图案吗!啊!


--某种程度上,我相当知道你想要什么呵呵。

摸出皮衣里附赠的皮鞭,高杉一脸鬼畜地站起来俯视银时。

--从高处看笨蛋永远都令人愉悦呢。

把皮鞭的末梢在肚皮处划楞,看到收缩的胸肌和腹腔。长度是刚刚好呢。

皮鞭在空中划出令人惊惧的破空声,第四声开始明显变得沉闷了不少。是和肉体接触的清脆爽滑的声音。

--唔嗯!

高杉跨走到银时头部上方,跪下来掏出物件,拍拍银时脸便被顺从地含了进去。

皮鞭声还在响个不停,红痕间的白色肌肤显得支离、破碎又在震动中充满了生机。




关于画:毛笔画竹又叫写竹,瞎取了写竹过程中用笔断续的特点来妄想。

在努力用呵呵营造鬼畜总督的激活过程(!大概是总督不满意文雅的竹子被糟蹋然后鬼畜激活的故事。

评论(5)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