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RTOK

【坂高】一期一会

遥远时空中:

所谓一期一会,就是无比的美加上无比的傲娇——你来,我不见你;你不来,我哭着躺倒。

*

虽然和谁都没有明说,但是高杉就这么莫名的喜欢雨夜。梅雨当季,他就自顾自坐着不知由哪个冤大头买单的屋形船,在神田川上从流飘荡,甚至连毁灭世界的计划都在这里一并敲定。这样土豪又文艺的玩法终成惯例,如果被真选组得知,倒是值得去蹲个点。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也不知道是谁的句子。

可惜春天早已过去,连梅雨之季也将近尾声。清早的时候,看到又子积极的在竹枝上挂起许愿用的纸签,高杉才蓦然醒悟…原来已经是七夕了啊。

七夕过后,没有几天,又该是他的生日了。

真是奇怪,本来应该高兴才对,他却隐隐感到了焦躁。虽然体内的野兽从未停歇,但今天的这份焦躁也太不同寻常。在拒绝了又子和萝莉控“一起来写许愿签”的邀请之后,他终于有点想明白了。

太安静。安静的不同寻常。

诚然,一旁“希望今年晋助大人能够一直在我身边——”和“《大江户青少年健全育成条例修正案》今年一定不会通过”这样那样的噪音不绝于耳,但是天长日久,高杉早就学会了自动过滤的技能,这点声音对他来说简直如风过耳。可是,除了这些,似乎还应该有些什么,出于某些记忆,出于某个人。

去年的七夕,是怎样一种情形来着?

那个笨蛋卷毛抓着一手的许愿签,全然不顾又子“啊啊啊混蛋给我留一张”的呼声,千年难得的在纸上奋笔疾书。但是一边写还一边大声把自己的愿望念出来:“啊哈哈哈,这种时候果然还是要祈求生意兴隆啊!唔,那就写在这一张上好了…世界和平这种事也不能忘记,啊哈哈虽然很想发国难财但我毕竟还是有良知的商人嘛~哟西,接下来的话,希望晋介能好好吃饭不要老是抽烟天冷的时候不要感冒天热的时候不要中暑在街上乱逛不要被巡警抓到打架的时候不要那么拼命总弄得浑身是伤有朝一日能够体会到这世间的美好中二病不要发作得那么厉害……”

笨蛋,贪心不足会遭天谴的啊。不过,你哪天要是破产了,倒可以去街上卖凉茶。

这样想着,他顺手把烟杆对准那个卷毛头狠狠敲了下去。

紧接着,耳边又响起那家伙洗脑般的声音,似乎还带了点撒娇的意味:“啊哈哈哈晋介不要啦,头发都要烧起来了啊┬_┬”

 

然而,今年是怎么了,那个家伙…为什么还没有来。

仔细想想,他既没有存坂本的电话号码,也没有申请Line的账号。虽然时常会收到笨蛋本发来的各种没营养的讯息,却也是看过就删。当然,这倒不是因为有什么不满,只是出于一个恐怖分子的专业素养而已。

如果要问平时的生意往来怎么办?他们好歹一个是蝉联福○斯排行榜前三的富豪,另一个则在幕府的通缉令上有着蔚为可观的赏金数目,身边自然前呼后拥的跟着一帮小弟几个助手,这种费时费力的事情交给部下去做就是了。

更何况,笨蛋本虽然是奸商本色,可面对高杉,却能够做到百分百的诚不相欺。

甚至,在他们谈第一场交易的时候,坂本还说过某些似乎煽情过了头的话:“晋介,你说,这些武器究竟要做到怎样的地步,才能保证你在战场上毫发无伤?”

高杉记不太清了。不过那一次,他大概还是狠狠嘲笑了那个卷毛笨蛋吧。

真是的,都已经到了这点年纪,难道还在幻想着战场是一个轻松的地方么?如果战争可以进退自如,可以全身而退,他当年或许就会紧紧拉住他不放手了吧。

当然,后面的话他也只是想想而已,并没有真的说出口。异日重逢,他们的伪装都太过于纯熟。在眼神与笑容的掩饰下,真实的情绪滴水不漏,恒长的思念不露痕迹。

难道是这样的掩饰做的太到位,让笨蛋本误解了什么吗。高杉有些懊恼地想。但是,如果这些都能成为爽约的理由,那还真是不如不见。

这样莫名的情绪在心里潜滋暗长,连高杉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妙。因为从一开始就在看他的又子已经在问:“晋助大人你是怎么了?脸色不太好呢……”然而她的问题还没有完,高杉就换上了一副“闲人莫扰”的表情,自顾自回了房间。三分钟后,鬼兵队的高层都听到他们的总督开始弹奏三味线,弦声嘈嘈如急雨,似乎昭示着主人不一般的心情。

“喂,你有没有听出点什么啊?前辈。”又子忍不住问在一旁帮闲的墨镜前辈。

“嗯,下一次阿通的新歌,就叫《敢放老娘鸽子的统统チョメチョメ》好了。”万齐却似乎答非所问。

 

高杉约莫弹了三刻钟,终于还是停了下来。他拿出烟杆填装烟丝,却发现已经是最后的一点。每年来看他的时候,坂本都会带来那美克星的烟丝。虽然当事人笑着宣称,这是为他们的愉快合作而特意准备的小礼物,可是一年份的数量似乎也太多了。不过,高杉其实明白真相。第一次重逢的时候,他躲在W·O·Larsen香草味的烟雾里打量面前的人,二手烟的气味把那家伙的美女助手呛得咳嗽连连。在那之后,笨蛋本就坚持把他的烟丝产地都换成了那美克星,无非就是为了降低那一点点所谓的焦油含量。可是时至今日,使用这样的烟丝已成习惯,居然都有点无法适应其它的产品了。

哼,所谓的温水煮青蛙,还真是一不小心就着了道呢。他不无自嘲的想。

说起来,年初的时候,不知是出于怎样的心态,他试着写了诗笺寄出去,收件地址上居然循规蹈矩的写着快援队。本以为这样兵荒马乱的年月,纸张也会随着它的收件人一起消失在宇宙深处,没想到三个月以后竟然收到了回信。笨蛋脑中空写有一手和自身迥异的好字,大概是经商途中文件签多了迫不得已练出来的吧。

诗笺上的内容,也无非是他闲着无聊,随手写上的古歌而已。本来也不指望那个笨蛋能够看懂,没想到他居然回复了一首过来。该不会是找人代笔的吧。

可是,那封回信他终究也有好好留着,并没有让它随那些短信一起付之一炬。信上的内容也不算太多,看过几遍之后,简直就能背得下来。

 

未知君况别离长,君意如何今不详。 难忘昔日晤君处,花开犹是旧时香。

(人はいさ心も知らずふるさとは花ぞ昔の香に匂ひける )

Ps:因为正文被占掉了,所以就只好把要说的话写到这里来了哟。晋介,我好想你,你有没有也想我呀?嘛,希望这一笔生意可以早点谈好,然后就能安安心心的回地球来看你啦。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也可以告诉我哦,啊哈哈只要是小晋介吩咐的事情我一定会办到的嘛。

嗯,要是对以前跟你讲过的星球都不感兴趣的话,我也可以陪你在地球旅行啊。晋介,我知道你一定会把自己逼得太紧,可是连新年都假期怎么行呢。要是实在怕麻烦我们可以去箱根泡温泉,或者去京都逛岛原都没有问题,只要你喜欢就好啦。

Pps:正月里要是实在寂寞,去看看金时假发他们也没关系哦。那之后我跟他们都见过面,其实他们还是很想念你的吧。

 

所以说你又在瞎操心什么,笨蛋。

高杉腹诽着,可还是忍不住让嘴角上扬到一个微妙的弧度。

不是说了要尽早来看我,可是到这种时候都还没有出现,你的承诺还真是不靠谱呢。

其实他想说的是这个。

 

一个人静坐良久,手里最后一点烟丝都已经燃尽。高杉忍不住把头偏过去,看着窗檐上低垂的水幕。三时未断黄梅雨,神田川里的水已经涨到逼近了警戒线,可是那个笨蛋还没有来。

其实,自己大概还是期待着每一次的相逢,所以才会在这里等他。

如果运气不好的话,他们一年也只能见上这一次。银汉迢迢,除了牛郎织女,大概也很少有比这更难得的相见了。虽然在相处的大多数时间里,都免不了纠缠算计,步步为营。可是终究,如警惕恶鬼般互相提防的同时,也忍不住在午夜梦回的时候紧紧相拥。

而在那些时候,纵然物是人非,曾被背叛,曾被仇视,曾被误解,曾被咒骂,都已不过是一些细微的龃龉罢了。蒲草如丝,磐石未转,至少你还活着,至少还能再见。曾今的得失与被血雨腥风所阻隔的爱恨一起,都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

寒来暑往,岁月交叠。即便两个人都没有法定假期,他也总会想办法回来看他。他也总会在固定的地方等他。

因而,当发觉他失约的时候,他才会如此的坐立不定,寝食难安。

人前的潇洒与狂傲,其实都不过是经过了时间和记忆的刻意遗忘。不管过去还是现在,那个人始终都是他的弱点,无处可逃,一击毙命。

 

傍晚的时候,经不住部下轮番的晚饭邀请,高杉才装作施施然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然而在饭桌旁,他诧异的看到那个被自己叨念了一整天的家伙,好端端的在跟周围的人谈笑风生。万齐递过来一份文件,说是坂本先生送来的武器清单要他过目。

高杉没有理他,自顾自走了过去,然后抽出早就空了的烟杆去敲坂本。

“啊哈哈哈小晋介不要啊,一见面就挨打什么的说出去好丢脸,有什么不对我会改的啦……”在笨蛋本抱住头求饶的时候,高杉打算假装没看见他衣领下若隐若现的绷带。

不过据当事人坂本先生透露,除了第一下有点痛之外,其它的简直就像是温柔的抚摸。

==============================================

唉,果然同人文一写起来就觉得脑子不够用。如果没有我的朋友三浦君提供的那些脑洞,大概我连这点字数都撸不到……

以下是不规范的注解【汗…

开头那句关于一期一会的解释,只是我抄袭了某坑王的微信而已= =

关于坂本君写的那首诗,其实是平安朝歌人纪贯之的作品。因为偶然从图书馆找到了一本很古旧的《百人一首》来看,于是就顺手抄上去了。而高杉寄过去的那首,因为没有决定是用藤原兴风的《谁为知己人》,还是晋作的《岁晚》,所以在正文里就没写。

W·O·Larsen其实是一款丹麦的烟丝品牌,香草味的那款因为本身有尝试过所以记忆深刻。很奇怪不是吗,抽烟斗大概会留下很man的印象,可是甜甜的香草味好像有点女王的感觉,于是就顺手拿过来给高杉用了。


评论

热度(10)

  1. LUNARTOK遥远时空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