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RTOK

【水花】Rabbit 12

突然发现发情期可以因为出不来?是一段肾上腺素提升但同时肌肉保护性紧绷的情况。于是真的是又快乐又痛苦的发情期了。

艾必:

从这章开始会走走这个赛季的剧情~

另外本章rou渣预警!rou渣预警!


 

12.

“所以,然后呢?”

“没有然后,我们和好了。”Cris对着手机屏幕那头的Rooney说。

他们和好的第二天,Ramos给了兔子一部黑莓手机和一条CaixaBank信用卡腕带,附带的霸王条款是:“不许关机,让我随时都能找到你。”和“不许离家出走,生气的话就去刷爆我的卡。”

谁能抗拒这么霸道的Ramos呢?没人能。

 

“就这么完了?你们俩抱在一起之后,没有kiss也没有火辣的性爱?” Rooney做了一个大拇指朝下的手势,“弱爆了。”

“可他甚至还不是我的男朋友。”Cris嘟囔着,“他也没说过喜欢我。”

“噢上帝啊,我可怜的小Cris永远都不能脱处了,他永远都只能是一只纯情的处男兔。”

“嘿!”Cris抗议着,“你也是处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只敢对着色情杂志撸管。”

“我会告诉Ramos的。”豚鼠惊悚的嚷嚷,“你刚刚对我说了撸管这个词!”

“我没有。”Cris打开电视机,四台正在报道今天皇马5:0大胜毕尔巴鄂的新闻。

“你有。“Rooney严肃的反驳,“而且我很快就不是处男了,我恋爱了。”他最近爱上了一只叫做Coleen的人形边境牧羊犬,并且决定非她不娶。

Cris撇嘴,“可她是一只狗,而你却是一只豚鼠。”

电视画面突然给了Ramos一个巨大的特写。

“Who cares,起码我们都是人形动物,而Ramos却是个人类。”

“我得挂了。”

“你生我的气了?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不,我没有生你的气。”兔子焦虑的竖起耳朵,“Sergio被换下场不是因为那张黄牌……他受伤了。”

 

直到塞维利亚人躺在床上准备进入梦乡,兔子都还在紧张兮兮的盯着他的腿看。

“我的伤并不严重,很快就能恢复。”Ramos不厌其烦的重复着,“我保证。”

兔子点点头,“还疼吗?”

“不疼,一点都不疼。”Ramos摊开手,“所以,我们真的该睡觉了。”

Cris拉上被子,“我很担心你。”

“我知道。”Ramos抱住他的腰,“谢谢你Cris,晚安。”

他们离得太近了,人类坚硬的胡茬蹭着兔子的脖子,每一次呼吸都像不经意的撩拨,早已经习惯的肢体交缠在此刻变得格外敏感难熬。

不速之客悄然而至,Cris当然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情况,这突然的该死的发情期反应!在医院里醒过来之后他就意识到了自己的情况,动物最了解自己的身体了不是吗。

起初他和Ramos都有些小心翼翼,但他的第二次发情期反应一直没有出现,他一度以为它再也不会出现了。

兔子咬着牙等了一会,确定人类已经睡着了之后才跌跌撞撞的冲进浴室。

燥热的情潮席卷着身体,每一寸皮肤都敏感的不可思议,他躺在地上,右手紧紧握着浴缸的边缘,双腿并拢小幅度的摩擦着,嘴唇被咬得快要出血,但他仍旧不敢发出哪怕一丁点的声音。Ramos和他仅仅一门之隔,他渴望着能和这个男人肢体交缠,却又矛盾的害怕对方看到这样不堪的自己。

你能解决的,兔子对自己说。他闭上眼睛,把颤抖的手伸进裤子,握住自己勃起的性器生涩的抚弄起来。

但显然一切都在和他作对,直到快感变成痛感,他还是无法得到解脱。

 

“Cris?”塞维利亚人的声音震惊又突兀的响起。

快要烧着的身体在一瞬间坠入冰窟,兔子惊慌失措到极点,“滚出去!别过来!”

Ramos怔了足有半分钟,Cris正在自慰这件事冲击着他的大脑,理智告诉他那只是人形动物的发情期反应,他不应该大惊小怪吓坏Cris让他更加难堪和难过。

可兔子此刻就这么趴在地上,混身上下都在散发着情欲的味道,他湿润的眼神和鲜艳的嘴唇让塞维利亚人险些失控。

冷静下来,该死的。Ramos深吸一口气,他慢慢的靠近,把不断挣扎的狼狈不堪的兔子揽进怀里,“没关系的Cris,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没什么好丢脸的,没关系的。”

Cris低着头,泪水和汗水混在一块,“Sergio……我……出不来……”

塞维利亚人吻着他的额角,“交给我。”他的手指顺着兔子结实的腹肌滑进濡湿的内裤,然后用肩膀把他重新压回到地上。

兔子用胳膊挡住自己的脸,大腿内侧的肌肉剧烈的颤抖着,裸露出来的皮肤被情欲染成粉红色。

Ramos盯着他收窄的腰线,一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边褪掉他的内裤,这令兔子小声的呜咽起来。

塞维利亚人的喉头滚动了一下,Cris干净的性器在他手心里颤巍巍的耸立着,尽管这只兔子此刻羞耻得快要死去,却仍旧温顺的把自己交给了他。

Ramos不能当趁人之危的混蛋,起码现在不能。他开始专心致志的套弄Cris的性器,大拇指刚刚滑过顶端的缝隙,Cris的腰立刻软成了一滩水。

没过多久,马德里性爱战神的技巧只发挥了十分之一不到,兔子就受不了的尖叫起来,他再也顾不上挡住自己的脸,紧紧搂着Ramos的脖子达到了高潮。

塞维利亚人情不自禁的在兔子颈侧的皮肤上吮出了一个吻痕,“没事了宝贝儿,已经没事了。”他动了动僵硬酸痛的腿,尝试着把Cris抱起来,兔子却在这时突然仰起头,哑着嗓子说,“你不能抱我,你腿上有伤。”

他颈侧的吻痕像玫瑰花瓣一样殷红艳丽,整个人看上去甜蜜的不可思议。

 

那个瞬间,Ramos知道自己完蛋了,他的心脏被某个长着翅膀头顶光环的小屁孩,淬不及防的射了一箭。

 

TBC

评论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