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RTOK

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 1

夜凉如水。

新任教皇在庭院的夜宴接近尾声,代表家族利益的主教们和各大家族族长,还有女眷陆续和主人告别。

这个结果大家都很满意,柱间的仁厚借由口碑,虽说他总说要进行宗教改革,自上而下,大家还是在闭门投票中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千手家众所周知的二掌门扉间在门口送客,不同于柱间自称着我们却依然待曾经的同僚如亲密的伙伴,大家从柱间那言语长篇告别,却对扉间相对地礼貌颔首示意别过。

扉间却很坦然。身为大哥的柱间为人处事无论多么地仁爱天下,这么多年家族利益和教廷对立的时候,不少家族都曾站在对立的一面。甚至有的还是他们最大的武力对手——宇智波家族的盟友。他不会忘,他们也不会忘。柱间如今整合了几大家族,暂时止战和平,搁置争议,但木叶城不会忘记。


庭院里的宾客走得差不多了,未老先佝偻的大野木家弟还在和柱间唠嗑。差不多都送走了,扉间心里琢磨,扫了一眼庭院,又觉得还有什么忘了。门口的嘈杂声还在热热闹闹地传来,各家接送的轿车想必又在大哥为了幽静而建造的门廊里拥堵。“your holiness,我去送送客——”扉间朝柱间交代,转身出了院落。

“……扉间真是太能干了,有他在,整个主教团都安定了很多!”大野木家弟趁势发言,缔结友好是他的意愿,也是他的判断。

“你们都很有能耐,从地中海地区过来的人,还需要你们多多进行传教。以平稳的善心和爱心,使他们觉醒。”

“是的,your holiness,没错,没错……”

大野木再三表态支持,换来柱间教皇爽朗的笑声。


等到夜明星稀,庭院里只有被风扰动的扇叶翕动的和谐声音,满庭苑的百合聚集的清香被单独享用,香味随着风在庭院流转。

“不出来喝一杯吗?”柱间单手持着红酒杯,定定地看向高挂的月亮。

他的嗅觉很敏锐,花香在他感知里自在地流动中,而他的心却不能如花香般自由。


评论

热度(21)